专题文章

《证券法》

http://www.91huagu.com 2008-08-09 11:06:47 阿里巴巴论坛

    1999年7月1日,《证券法》正式实施。沪深股市以大幅下挫的方式来迎接我国证券业的第一部。

    股评们都说在有政策支持的基础上这只是短线调整。湖南股神邱力源也在杂志上说:“大思维赚大钱,目前的调整从时间上计算最多需要一个月,就可以重拾升浪。”只有一位叫阮华的股评在杂志上大唱反调,他列出了一组数据,说98年我国GDP的总值约八万亿元,而99年6月份沪深股市成交总额就约有一万亿元,相当于GDP总值的八分之一。投机过度必将招致泡沫破裂。如果说我对股市上的每一次底部都比较敏感的话,那我对每一次顶部来临就比较迟钝了。但是阮华先生的文章提醒了我,而且深科技的股价在大幅下跌。虽然我还是相信这次调整最多只是长期上升趋势中的中级调整走势,但是我的市值已经从最高峰回落了 20%,我的交易系统也在提示我要把股票卖掉,为了保住胜利果实,让我百万富姐的头衔名副其实,我在30多元把深科技卖了,空仓休息。

    经过“5.19”行情在深科技上大胜的这一战,我觉得自己终于掌握了股市的制胜法宝。如果说96、97年我买深发展赚钱是属于瞎猫碰到死耗子的运气,经过97年下半年到99年上半年这段时间的面壁苦练,我感觉自己已经脱胎换骨。我对政策的领悟,对股市趋势的掌握决不是一般股民可以相比的。而且,我有自己的经过实战验证的交易系统护身,深科技炒作的成功完全可以证明我今非昔比,再也不是93年在股市上两眼一抹黑的黄毛丫头了。经过5,6年的长途跋涉,我终于从股市的大门口走进了股市的殿堂!我的老毛病又犯了,非常骄傲,走到哪里都是一副暴发户的嘴脸。

    终于,我在股市上的种种情况传到了单位领导的耳朵里。领导对我在股市上的成功很感兴趣,尽管我还在休产假,没上班,他还是把我叫到单位去,详详细细讯问了我在股市上的情况。几次会见之后,他神秘的告诉我,单位有一笔钱要交给我去炒股票,如果盈利了,我可以获得利润的15%;如果亏损,我也必须负担损失的15%;如果本金损失15%,就结束全部操作。

    “好啊。”我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现在到年底有4个月时间,应该够了吧?”领导问。

    “没问题,股市已经横盘调整了2个月了,长线均线显示它向上的趋势完好,而短期均线也面临金叉,现在正好是买股票的时候!”我趁机给领导上课。
      
    对于个股的选择,我始终不渝的情有独钟高科技板块。当时网络已经很热门了,很多上市公司纷纷从箱底里翻出家谱来说自己和网络信息沾亲带故。我的弟弟也是个网迷,常常在家里给我补习这方面的知识。可是我对网络毫无兴趣,看到美国的雅虎、亚玛逊这样没有一点业绩支撑的企业,股价居然会成倍成倍的,觉得不可思议。在我心目中,美国股市可是成熟、规范的代表,没想到一旦发疯,中国股市顿时是小巫见大巫。
    我还是决定买传统行业里有业绩支撑的高科技股票。我看中了深圳股市里的中关村。中关村的前身琼民源因做假帐而被停牌达两年半之久,经过重组,在 99年7月摇身变为中关村科技发展有限股份公司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大家都认为它“概念独特,想象空间丰富。”我觉得它集高科技和重组概念于一身,而且它的股价经过大比例配股之后,股价在低位有筑底的迹象,再说,牛市里除权的股票都会走出填权行情(我的深科技就是这样的)......我买进的理由一大堆,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交易系统发出买进信号了。

    才过了几天,证监会就发出通知,允许国企入市。听到这个消息我觉得简直就是天助我发财也。沪深股市大涨,中关村也大涨。虽然我的交易系统还没有发出买进信号,我还是迫不及待的在20元附近建仓三分之一。一周之后,中关村不理会大盘的横盘调整,继续上涨,我的交易系统已经发出买进信号,于是我在22 元附近又买进三分之一。中关村价量配合得很好,继续上涨,几天后我在23元多的价位满仓。
      
    我刚满仓,中关村就开始横盘调整了。而且大盘并未出现我想象中被政策利好刺激之后就结束调整再展升浪的走势,正好相反,大盘向下破位了。我开始感到不安,感觉又象回到了95年挪用L姐的钱买发展时的情景,但是我的交易系统没有发出卖出信号。是相信自己的感觉还是相信自己的交易系统?我非常矛盾。最后我还是决定相信交易系统,毕竟,交易系统是经过实战检验的,不受情绪干扰。何况大盘有可能是在做空头陷阱。
    但是没过几天中关村就开始大跌。交易系统发出减仓信号了,我马上在21元减仓三分之一。减仓刚结束,中关村却企稳上升了,我没有再追进去,经过几年的锻炼,面对失手我不会再浮躁了,我知道出手错了之后最关键就是要平心静气,重新审视局势,看清楚自己的优劣势。我手中还有三分之二的筹码,不应该着急,等它真正向上突破前期高点再加仓不迟。
    几天之后中关村随大盘再次下跌,交易系统提示空仓。在它跌破上次低点之后,我毫不犹豫全部卖出。不仅仅是因为交易纪律必须遵守,还和我亡羊补牢查看中关村的基本面有关。我从几个月前的一本杂志中发现,中关村其实是一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公司,以其说它是“高科技”公司,还不如说是房地产公司更符合实际一些。
    
    我失败了。我开始反省失败的原因。我在遵守交易系统操作方面没有错误,错误在于对政策和大势的判断过于乐观。我对政策的依赖性很 强,太迷恋政策,没有考虑到政策也会有失灵的时候。如果政策出台的时间和位置不合时宜,只会适得其反。还有就是我对公司的基本面了解太马虎,如果我多花一点时间查看它的基本面,我根本就不会买这样的伪高科技公司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