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文章

对本轮下跌及6.24政策的若干分析

http://www.91huagu.com 2008-08-08 16:46:09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作者总结:本文全文刊登于《中国经济信息网》首页《专家视角》栏目2003年1月)

    笔者一直认为,2001年7月以来的本轮股市下跌,可能是管理层政策之意不在“酒”的挤压股市“泡沫”的结果(见搜狐财经沙龙(4)、笔者的四篇文章附加)。在此,我们可以作四方面的补充分析:
 
    一、近10多年来的政策,主线之一就是控制市场泡沫、防范金融风险。1992年停止银行贷款、控制海南房地产泡沫。1996年12道金牌、甚至推出社论,目的是控制股市的炒作和泡沫。2001年7月以来的股市下跌,可能也是管理层挤压泡沫的结果;其所运用的两项政策——高价减持国有股和清理银行违规入市资金,可能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当然,1999和2000年我国也出现了典型的政策推动行情。对此不合主流的某些特例,我们可用集体讨论、政策调整、拉动内需等原因来予以部分合理的解释。

    二、6.24的停止二级市场减持国有股,用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子奈老师的话来说,是一次“纠”错。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可能有人会追问,“纠”的是什么错?是目标错——挤压泡沫、还是手段错——高价减持等?

    我们的目光随即转到了、当时对市场影响最大的扩容问题上。2002年4-8月,证券市场A股的筹资金额分别为54、51、80、50和53亿元,9-11月分别为161、36和185亿元,呈明显的不规则态势,同时包括联通的特例发行等。

    由此部分人可能会恍然,即可能挤压泡沫的目标并没有“纠”、 “纠”的是手段。因为2001年7月以来的股市下跌,许多人将核心原因归之于国有股二级市场的高价减持。那好,这项政策就果断的停止(部分因为目标也已基本实现),以后股市的下跌就不能怪政策了;然后在二级市场进行更大规模的扩容等,这同样能顺利的将指数打下来或抑制住——部分因为许多投资者也已经是惊弓之鸟了。所以,6.24“纠”的可能不是目标,而是手段。即将国有股的高价减持,改变为更隐性的市场扩容等。因为同时我们看到,同期推出的诸多利好,可能更多的是具有表面的和装饰的特征。如推出《中外合资证券公司申请表》以及《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

    三、9月13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宣布,从9月23日起新股上市当日的涨跌将计入指数。由此市场一片愕然。坚持的观点认为,一、二级市场的差价也为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所得;反对的观点认为,这会导致指数的严重失真、以及历史不可比等。

    核心的问题可能在于,在指数严重失真、以及历史不可比的损失的情况下,我们还不能得到一个能够准确、全面衡量投资者盈亏的指数。因为极大影响盈亏的佣金和税收,我们是无法将其指数化的考虑和折扣的。

    因此政策的目的似乎是,更关注其对指数多少的简单粉饰。那么,政策是希望看到指数上涨时的“锦上添花”,还是股价下跌时的抚慰人心呢?其中后者又包括:下跌是政策的客观预期、或是政策的努力方向等?

    通过一年多的宏观调控和市场运行,可能有许多人会倾向于后者的猜测。

    新股上市当日的涨跌计入指数,这项政策对市场的最大影响或许在于,一项缺乏充足理论依据、同时又面临众多实践者异议的政策,却能够迅速的推出和实行。于是投资者纷纷不用手投票,同时指数的走势也正好符合前述的趋势。

    2002年9月13日,上证指数收盘1625点,到2003年1月6日,上证指数出现目前阶段性最低点1311点,下跌19.3%;更重要的是,这创下了1999年5.19以来3年半的新低。

    四、近期,原证监会主席升任央行行长等。这应当是对其业绩的积极肯定。这同时也进一步的、并强有力的佐证着本文有关政策意图的推论或猜测。并且近年来证券市场的波动,或许是13年来我国证券市场政策市的典型表现。同时它也正好创造了一个牛熊市的完整周期——如果抛除同期新股上市的影响,股价差不多是从起点经过一轮一倍左右的涨幅、又跌回到了起点。

    想涨时有社论和主席讲话,想跌时有高价减持和清理违规!宏观调控确实是谋略百出、事事如愿!

    当然,2002年11月7日 QFII的推出及其后10天股市的趋势下跌,可能表明更复杂局面的开始。

    那么,2003年及以后中国证券市场的走势,又将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