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索罗斯:世界级的投机大师

华股财经2008年12月04日 10:17:13来源:
字号:T|T

  在所有证券组合投资管理者中,以年平均收益率计,乔治·索罗斯可能保持着最辉煌的长期纪录:19年34%的年复合增长率。就像斯坦哈特一样,他大量利用杠杆进行投资;因此其承担的风险和获得的收益与那些保守型的基金经理不可同日而语。如果在1969年量子基金起步时就投入1万美元,那么1988年这笔投资将变成280多万美元。他的量子基金现在管理着约20亿美元的资金。据外界分析,他大约拥有量子基金25%的股份。和所有伟大的投资家一样,索罗斯也是白手起家的。不过,与投资表现仅次于他的沃伦·巴菲特(他控股的保险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投资时也曾大量利用杠杆,并获益匪浅)不同的是,他曾经遭受过挫折。例如,1981年,量子基金管理的股份总额减少了23%。量子基金的许多投资者都是些反复无常的欧洲逐利者,由于对索罗斯丧失信心,他们中有些人撤资了——足以使量子基金资产净值减少一半。不过,第二年,即1982年,是索罗斯吉星高照的一年,量子基金资产净值增长了57%,而且到1983年底量子基金的资产净值超过了以往任何一年。1987年厄运又至,量子基金遭受了一次可怕的打击,几天之内损失了8.4亿美元,基金资产净值减少了28%。尽管如此,当年基金的年收益率还是达到了14%。

  1987年大崩溃的前几周,索罗斯在接受采访时说,日本股市泡沫太多,他已经做空了日本股票。但是10月17日华尔街却率先灾难性地崩溃了。大崩溃两天后,据报道索罗斯已经买进了超过10亿美元的指数期货,从而使他在美国权益上的敞口头寸翻了一番。在短暂反弹之后,华尔街股市又开始下跌,这时索罗斯有些恐惧了,不得不承认失败。但是当其经纪人希尔森倾售量子基金持有的标准普尔指数期货合约时,那些交易商就像秃鹫一样贪得无厌:当价格已经从230美元降到200美元——低于标的股票价值20%时——仍未见有任何买盘出现。在索罗斯的大量仓单平仓后,标准普尔指数期货很快就反弹了,一直涨到244.50美元。索罗斯不得不在现货市场上大量抛售股票。

  股东们的退缩是可以理解的。索罗斯的方法对大多数投资者而言是极难理解的,更不要说应用了。其方法依赖于娴熟的交易技巧,以及每日坚持不懈的全神贯注。如果市场走势和预测一致,一种典型的索罗斯式策略将获得丰厚的利润;但如果走势正好和预测的相反,那么其结果也将是灾难性的。

  乔治·索罗斯身材宽阔而结实,眉毛微卷、下巴略尖,嘴唇稍薄。一头硬发修剪得整整齐齐,嗓音低沉而嘶哑,带有匈牙利口音。从伦敦经济学院毕业后,他进入辛格—弗里德兰德合伙公司做了一名国际股票套利交易员。他从事“内部套利”,即计算带有认股权证的股票或债券的相对价值,然后将它们拆开来卖。

  索罗斯1956年来到美国,在F·M·迈耶合伙公司和沃特海姆公司工作,他的工作是销售欧洲证券。1963年,他进入阿霍尔德—布雷希洛德合伙公司做证券分析师。这家公司成立一个名为“双鹰”的离岸基金,并于1969年交给索罗斯来管理。那年他在一份研究备忘录中描绘了一种新的投资工具—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的诱人前景。他准确地预言了REIT市场将经历一个繁荣、过度发展并最终崩溃的过程。他买了些REIT,并于1974年REIT市场过热时全部卖掉了,赚了一笔很可观的利润。

  1969年,已经39岁的索罗斯决定成立自己的公司,并和吉姆·罗杰斯合作共同创立了量子基金——可能是历史上最成功的大型基金。由于量子基金没有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登记,不能在美国出售,因此其股东都是些外国人,主要是欧洲人。量子基金大量利用杠杆从事商品、外汇、股票和债券的跨国投机交易。索罗斯透露量子基金的资本主要投在股票上,而对商品和外汇的投机主要是利用期货和杠杆。量子基金做空了诸如迪士尼、宝丽来之类的机构股,因此在1973年和1974年都赚了钱,而那两年对大多数投资者而言是痛苦的回忆。他又以120美元的价位做空了雅芳——这只股票是典型的“一次决策”性股票——打了漂亮的一仗。

  正是由于索罗斯,量子基金率先发现了国防工业股的投资价值。此外,量子基金对高科技股的投资也走在了别人的前面—1979年量子基金持有M/ACom8%的股份,1980年持有博尔特—贝拉尼克—纽曼公司23%的股份;还分别持有化学核能企业和规划研究公司5.3%和3.4%的股份。

  知情者认为量子基金早期的成功是和罗杰斯分不开的;他当时持有索罗斯管理公司20%的股份。索罗斯制定大的和总的投资策略,并负责交易;而罗杰斯则负责股票分析,并在选择投资国家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1987年,索罗斯着手为其办公室引进一套新的管理团队。他安排一人和他一起做宏观经济分析,其他人则分为四个小组,其中有两个小组分别从事风险套汇和期权套利,另两个小组则分别专注于在美国和欧洲进行投资。他还计划再成立一个小组,专门负责在日本进行投资。另外,量子基金还有一个负责做空的团队:一个内部经理,其他几人则是半独立的。如果索罗斯本人也看好一笔交易,那么他会扩大交易的规模。他说他的任务是,在进行每笔交易时,将其助手带到起跑线上或“扣动扳机”,而他自己则作为教练,站在线后,观察比赛规则的变化。

  在里根执政的早期阶段,大量外资的涌入使美元和资本市场一路上扬,刺激美国经济出现新一轮扩张,而这反过来又使更多的资金蜂拥而至,推动美元节节走高。索罗斯将这种现象称为“里根大循环”。通常用“泡沫”一词来形容这种经济状况;其能够维持的最迟界限是当债务成本超过我们赚钱的能力的时候。从本质看,泡沫的破灭是必然的——最迟是当偿债压力超过我们重新借债和赚钱的能力,即我们无法如期偿还债务时崩溃。不过,诸多因素都可能令泡沫提前破灭。泡沫的破灭是瞬间完成的,届时美元将大幅下挫,大量投机资本外逃。这反过来又将导致经济衰退,从而造成一种螺旋式向下的局面。

  以上就是1985年8月18日索罗斯开始写这段交易日记时的大背景。量子基金的资产净值为6.47亿美元。有些读者也许会记得当时投资者担心货币供给的增加会导致股市过度繁荣——同时利率水平升高——并随后崩溃;最终经济恐怕会出现一场“硬着陆”。受益于股市的繁荣,周期性股票将走强,而那些经营效益与利率水平负相关的股票将出现低迷。

  在日记里,索罗斯宣称他根本不相信这种常识性推断。他认为“大循环”已经开始摇摇欲坠,因而他预期美元将走软,利率将上升,而这将导致经济出现衰退。因此他没有购买那些将在持续的繁荣中受益的周期性股票,转而购买了有可能被收购的公司的股票,以及财产保险公司的股票。这使他大获成功,这一年也是量子基金业绩最佳的年份之一。至于货币,索罗斯一直持弱美元的观点,并买进了德国马克和日元。另外,他还认为石油输出国组织将解体,因此做空了石油。

  三周后,1985年9月6日,这些头寸都没有多少收益。马克和日元双双下跌,而索罗斯做多这两种货币已达7亿美元——超过了量子基金的资产净值——所以他亏了钱。到9月6日,他持有的德国马克和日元的多头头寸已经接近8亿美元,几乎超出基金资产净值2亿美元。

  接着,一个星期天,美国财政部召集了五个国家的财政部长和央行官员,在纽约广场饭店召开了所谓的“广场会议”。那天晚上,纽约还是星期日,而香港已是星期一的早上,索罗斯大量买进日元。日元大幅升值,他所持有的4.58亿美元的日元头寸总价值增加了10%。

  索罗斯在9月28日的日记中将“广场协定”描述成“有生以来的一次特赚……上周一周的利润足以弥补4年来在货币交易中的累计损失……”连续4年亏损是常人难以忍受的!这无疑可以从一个侧面说明从事货币交易的风险。如果读者看了1985年9月6日的日记,那么在量子基金表上他可以看到德国马克的敞口为4.91亿美元,日元的敞口为3.08亿美元,总计7.99亿美元,超过基金资产净值。到9月27日,德国马克已经从2.92升到了2.68,升值幅度为9%,而日元则从242升至217,升值幅度为11.5%。这两项的利润以及后来追加的投资已经使基金在这两种货币上的总资产从7.99亿美元增加到了10亿美元。但是由于在股市和石油期货市场上的失利,量子基金每股资产净值仅上涨了7.6%。也就是说,基金在货币上所取得的8%——10%的回报率被其他方面的损失稀释了。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资咨询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