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外汇大师的足迹:戴维·凯特

年仅24岁的时候,戴维·凯特就成立了自己的交易公司,当时,公司的资金只有25000英镑。现在,年纪36岁的他是凯特集团公司与凯特经纪公司的总裁,经营毛利增加到数百万英镑。凯特也是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的董事。

“我到这里不是为了谋取生计,而是为了赚钱。”

讨论主题:

*乐在其中是交易成功的基本前提

* 学习如何扯足幸运的顺风帆

* 顶尖交易员的特质

* 如何处理亏损

* 如何处理获利

背景

“我对于市场的兴趣可以回溯到多年以前,中学经济学课程安排了一段课外教学。我当时大约16岁。我们参观伦敦证券交易所;那个时候,伦敦还没有期货交易所。市场似乎提供一些看起来很容易赚钱的机会,这引起了我的兴趣;事实上,一切都是由此开始的。”

“最初,我并没有做什么,但这次参观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学毕业之后,我到了一家会计事务所;一年后,我发现自己不适合这个工作。于是,我又开始到处寻找机会,当时的机会远比现在多。1979年,我找到一家股票经纪商,担任一般的办事员。这是一份中学毕业生能够找到的典型工作,公司叫做史密斯兄弟公司,现在并入美林集团。我是相当有冲劲的年轻人,‘我希望调到证券交易所的场内’,‘对不起,我们现在很忙,目前没有空缺’,‘我真的想到那里,办事员的工作让我烦死了,实在不适合我’。这样经过三个月之后,我在一家股票经纪公司找到工作,这家公司叫做基尔伯·艾略特公司。他们给我一个机会,1980年1月,我成为‘蓝扣’,换言之,证券交易所内的经纪助理。我一直从事这项工作,后来成为证交所的经纪人,最后又成为场内交易员。”

“就象大多数人一样,主要的动机是薪水。我们常常听说这些人如何成功,怎么赚钱。听说股票经纪人的住宅何等豪华,如何从股票交易中赚钱,这是吸引我的动机。不久,当我自己也成为股票交易的经纪人之后,我想这是很好的机会;我随时查询价格,撮合客户的交易,但我想自己找些单子,建立自己的经纪业务(代表客户进行买卖,赚取佣金),这才能创造收入。我希望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不希望只是帮助别人查询价格而已。所以,我进入办公室,开始与客户讨论,希望找一些单子。”

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

“如此经过两年半之后,我听到有关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的消息。我竭力说服公司的合伙人买进一个席位。不幸的是,他们说:‘那些身穿花花绿绿夹克的人绝对不会成功的,那套玩意儿不可能在伦敦搞得成。’所以,他们显然不打算讨论这个话题。可是,我对这方面的兴趣很浓,有一天,看到《金融时报》刊登的一个广告:‘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希望寻找交易人才’。这听起来相当有趣。我安排了一些面谈。没有人对于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有经验,因为它根本还没有成立。对于期货交易有经验的人都是一些商品交易员,例如:可可、糖、咖啡与石油。这些家伙的眼睛都长在头顶上,股票经纪人对他们而言只不过是小儿科。我勉强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薪水较股票经纪人高出50%。我相当满意。1982年9月,我进入场内,最初留在糖的交易场所,以便吸收一些经验,然后成为蓝扣。”

“在1982年9月,如果你一天能够赚进200美元,就是超级巨星,如果你一天赔100美元,相当于天大的灾难。这就是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刚成立的情况——机构有两个F,我有一个F(两个F指LIFFE,一个F指LIFE)。我帮客户撮合单子,想办法找生意。不久,交易所又引进短期英镑契约,这是银行间市场的三个月期利率契约。这段时期内,我有了一些名气,主要是从事利率的价差交易,交易内容大体上是同时买进与放空不同月份的契约。我建立起了一些经纪声誉,从操作的观点来说,客户知道他们的撮合价格都不错。这引起了我的兴趣,也引起别人对我的兴趣。他们看见我的表现,我也开始取得一些大机构的单子。当然,相对于目前来说,那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经过三个月之后,某家我帮他们撮合交易的公司找上我,邀我入伙,薪水加倍,我答应了。这段期间,除了交易自己与客户的帐户之外,我们也开始提供造市的服务。这更提高我们的声誉,因为我们就代表市场,我们提供市场流动性,也赚取经纪费用。如果我们的买/卖报价是1-3,别人提供的报价是1-4,我们可能说:‘好吧,我们的卖价降为2,’报价是1-2,这对于双方都有好处。整个情况发展得不错,客户也满意他们取得的价格。如此经过几年——不仅帮公司赚了不少经纪佣金,交易帐户的情况也不错,我抽了不少红利——我想如果我真的擅长此道的话,就应该自己来。于是,1985年,我成为独立的场内交易员。”

“我买不起交易席位,因为这几年累积的资金并不多。席位的价格是30000英镑,我手头上只有25000英镑,而且我需要这笔资金当做交易资本。可是,我与先前的公司达成一项协议,我根据较低的费率帮他们从事经纪工作,低价换取他们的一个席位。这个安排可以说皆大欢喜:他们可以通过好价钱帮客户执行交易,也把我当作一项产品,我则同时进行两方面的工作。”

“1985年,在很自然的情况下,我成立凯特集团,没有什么特殊的计划,对于将来也没有特别打算。现在,我们有100多位交易员,成绩相当不错。每隔一段期间,招募一位交易员,他做得不错,于是我们又招募一位交易员,他的绩效也不错,如此逐步发展。”

“最初,我从事造市的活动——不断提供双向的报价。进行价差交易的时候,你同时买进与放空,想办法这里赚一点,那里赚一点。假定行情是1-2,我们尝试提供更好的报价,多赚个500美元或1000美元,通过造市活动协助客户出场,另外也自己赚一点。如果每笔交易赚500美元,20笔交易就是10000美元。”

“现在的债券价差交易,三个月到期一次的契约,交易可能集中在一个星期之内,其它的时间就必须另外想办法——这是属于长期利率的部分。对于短期利率,你可以每天进行价差交易。由于利率很长一段期间美元大幅走高,价格波动率经常集中在较长期的部分。”

“除了价差交易之外,我们只做部位交易。当我最初从事价差交易的期间,美国利率高达14%,所以行情波动非常剧烈。现在,市场已经不再有这种程度的波动。我想情况可能会改变,若是如此,我会回到短期利率的市场。可是,就目前而言,较长期交易的获利还是高于损失。”

“在典型的交易日里,造市活动必须提供双向的报价,不断买进与卖出,同时也通过造市活动累积部位。我们始终提供人们进场与出场的机会,但实际上也希望建立某种部位。提供市场流动性,我们可以创造获利。我的获利当中,大约有50%到60%是来自于‘6买进/8卖出’或‘8买进/9卖出’,这也让我有机会建立真正想要的部位。另外,如果判断错误,损失也不会太严重,因为整个过程中已经累积不错的利润。所以,即使看好行情,我也可能站在卖方,但一是长期的布局,一是短期的情况。”

如果一位造市商也希望建立部位,往往相当困难。如果某位造市者希望做多德国长期公债,因为他认为价格将上扬,但只要有人希望买进德国长期公债,他也必须卖出。因为只要有人询价,造市者就必须提供买进与卖出的双向报价,而且无法事先知道询价者究竟想买进还是卖出。询价者可能不接受某位造市者的报价,另外寻找更好的价格,但只要询价者决定交易,造市者有义务根据报价进行交易。

你很棒,因为你热爱交易;你热爱交易,因为你很棒

不论在普遍的行业还是特定的交易领域内,凯特都展现出成功所需要的特质。投入、毅力与自律精神都属于第二天性。具备这些特质的必要条件是对于工作的热爱。对于所作所为,凯特都充满活力与热忱。他相信自己可以达成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很难不具备热忱。事实上,凯特不认为自己是在“工作”。

凯特的热忱涉及两个层面:工作内容与就业形态。很多人不喜欢他们所做的工作,因为他们不是自己当老板,不是勤奋工作的直接受益者。对于凯特而言,两者相互配合,但不是因为他很幸运,而是经过审慎安排。乔治·萧伯纳曾经说过:“必须谨慎取得你喜欢取得的,否则将被迫喜欢你所取得的。”克里斯托夫·莫里也有类似的说法:“只有一种成功——按照自己的方法渡过人生。”

“现在,我专门从事长期利率的交易,包括:十年期债券、英国公债与德国公债。这是目前最有趣的市场,最可能发生大行情。我到这里不是为了谋取生计,而是为了赚取,享受工作。”

“那种单独承受一切的感觉,让我觉得兴奋——你是自己的老板,掌握自己的命运,完全取决于自己。交易实际上很单纯,结果不是赚钱,就是不赚钱。我不需仰赖别人。当你帮其他人工作时,如果赚钱,别人给你红利,如果赔钱,你领薪水。自己当老板,我就是绩效的衡量标准,我就代表自己的价值,不多也不少。”

“如果我明天想休息打高尔夫球,我就能够办到,这就是交易生涯的妙处。而且,没有人知道明天将发生什么。其他的人呢?不论专业人士还是一般受薪阶级,几乎每天都是例行公事。每天都处理一些类似的琐碎杂事,你走进办公室,愉悦就从窗口离开。”

戴维认为自己与其他交易员都是异类,他们不希望在大楼的第50层工作,几乎知道退休的时候可以领多少薪水……。

“就象任何专业领域内的名流一样,律师每年的收入可能是七位数,顶尖交易员的收入也很高。虽然我怀疑律师行业是否象交易一样有趣。没错,其中涉及压力,但也没有压力。压力是由紧张造成的,紧张消失之后,压力就不存在。你可以建立庞大的部位而制造压力,然后你开始担心香港或东京当天晚上将发生什么。举例来说,如果其他交易员持有我目前的部位,他们恐怕彻夜难眠,觉得非常不自在,但我一点问题也没有。如果一个部位让我觉得不自在,我就会再三琢磨。如果我觉得很轻松,就不在乎任何可能的发展。我知道自己的想法,至今判断是否正确,那我就不知道了,惟有时间才能决定。这一切完全都在我能够处理的范围内。今天晚上,我准备与一位肉类进口商出去,他不知道我放空英国股价指数而做多英国公债,他也根本不想知道。”

虽然充满热忱,但凯特也能够“切断”,他认为这种“及时停手”的能力很重要。那些热爱工作的人经常会过渡沉迷,最后耗尽心力。让自己的心智与身体得到合理的休息,才能避开危险的状况。可是,必须谨慎,交易员也可能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内容或就业形态,他们可能说服自己暂时停止,但实际上是为了避开自己厌恶的东西。

“每天的过程中,一位优秀交易员必须能够‘及时停手’。如果你勉强留在场内交易,其他的人可能趁虚而入。他们并不是故意如此,纯粹是潜意识的行为。由于交易不顺利,你自然就认为其他交易员都与你作对。另外,为了让心智获得休息,你也需要暂时停止。我想,这样才能够成为更好的交易。即使是贝比·罗斯和狄马乔也不会永远想着棒球和板球。”

充分发挥运气,掌握获利机会

顶尖交易员会充分发挥自己的运气。如果建立一笔理想的交易,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这可能意味着你在强劲的行情中买进。他们会让获利继续发展,非常自信地加足马力。

“我记得一个重要的日子,1987年‘黑色星期一’的大崩盘。这是一个非常美妙的早上。我原本打算回家,不想继续留在那里闲逛。然后,我的一位经纪人犯了错误,与清算所之间产生争执,金额高达78万美元。就是因为我在那里闲逛,才看到整个过程。现在,10点之前的美妙日子转变为最倒霉的一天,因为我必须对整个事件负责。所以,‘美妙时光’在几个小时之后演变为‘老天!不要!’。最后总算摆平了,非常幸运我还能够在这里说这段故事。这段经验让我对于经纪行业产生截然不同的看法。虽然我还是慢慢扳回来,但你应该了解我为什么对于经纪业务不再热衷。”

“在这些大行情中,某些交易员的运气不佳。我想,在某种程度内,问题是‘你必须创造自己的运气’。如果你在行情的底部附近进场,经常很容易就结束仓位。如果德国公债下跌到47的低点,我在50买进,这完全是运气。所以,你必须充分发挥自己的运气,价格可能由50上涨到60或70,最后可能在80出场。这就是所谓的发挥运气,也是顶尖交易员与一般交易员的差别。如果你很幸运建立一个好部位,就必须让它充分发挥,榨取可能的每一分钱。当然,你不能坐着等运气,还必须培养感觉,知道随后的可能发展。”

“你不会站在一列加足马力的火车前面。当然,如果一笔交易已经动能不足,档在它前面倒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它加足马力前进,你应该跳上去,搭一段顺风车。可是,火车不会永远前进,最后会遇到上坡,速度会慢下来,这个时候必须知道下车的时机,因为当火车翻过山顶,它会以同样的速度向下冲。这个时候,你必须当个反向思考者(持有的看法与一般大众相反)。你必须知道什么时候采取什么行动。事实上,我不能完全掌握时机,但正确的时候必须多于错误。这也正是我能够活到现在的原因。”

“如果你在10元买进,然后价格上涨到20元,你或许会出场,或许会说:‘这段行情涨得很快,我先卖掉一半,另一半的目标设定在30元。’有时候,你可能说:‘我在20元出场,如果行情涨到30元,让别人赚’。这一切都完全取决于你的感觉。”

“帽客只看见蝇头小利。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们是差劲的交易员,这是他们的交易风格。有些人只能够从这一步看到下一步,有些人能够从这个水准看到下一个水准。我想,这是一种你拥有或不拥有的能力,完全不能传授。总之,这种能力存在于你的系统内,或者不存在。”

当凯特持有一笔理想的交易(换言之,在显著的行情中提供充分的获利潜能),他不会一次进场或出场。他会根据自己对于进一步获利潜能的看法,分批处理。就是通过这种方法,充分发挥自己的运气,掌握获利的机会。

假定某位交易者在15元买进,上档目标设定在20元,如果隔天价格就飙涨到20元,他可能在20元加码,目标调整到30元。交易员需要具备速度与弹性,以及果断力。交易员不能够因循苟且或顽固倔强。

当然,这意味着凯特在单笔交易中愿意投入庞大的交易资本,他不遵守分散投资的原则,也不设定单笔交易的最大资金百分比(通常每笔交易投入的资金不应该超过总资本的5%到10%)。对于凯特来说,交易没有法则;如果某笔交易正确,那就是正确,顶尖交易员断然抓住机会。

顶尖交易员的特质

结果

在戴维·凯特的眼里,顶尖交易员的主要特质可以浓缩为两个字:“获利。获利越大,交易员越优秀,就是这么简单。没有所谓不能赚大钱的伟大交易员。以板球来说,优秀的选手都属于国际级的选手。县市的选手可能不错,但称不上伟大。伟大的选手必须象贝比·罗斯与狄马乔,他们才是最顶级的选手。除了获利程度之外,从其它角度衡量交易层次都没有意义。获利才是这场游戏的精髓所在。”

谁能够赚最多的钱,谁就是赢家。交易手势再漂亮,夹克颜色再鲜艳,这都没有意义,唯一的关键只有——钱。

“贝比·罗斯是否更擅长于投球?狄马乔是否更擅长于打击?许多人拥有不凡的身手,就是不能在重要场合表现。疯狂的大行情就是重要场合——你的重要场合。这就是你应该有所表现的时候,绩效是以赚钱多寡来衡量。市场上有许多伟大的技术分析师,但他们不是伟大的交易员。你告诉他们,这里有机会,立即进场交易,但他们就是办不到。他们知道应该瞄准哪里,但就是没有办法扣动扳机。”

根据凯特的定义,成就与伟大,只能由赚钱多寡来衡量。赚钱毕竟是交易的惟有目的。“很多人把成功定义为判断行情的准确程度。对我来说,这个定义大有问题,完全忽略获利的重要性。每100笔交易中,即使正确99次,如果最后的结果仍然发生亏损,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你不能赚钱,就必须停止交易,拥有再高明的技术分析技巧又如何呢?”

反应灵敏

“反应灵敏代表一切。必须保持弹性,随时愿意翻空做多或翻多抛空。反应灵敏,保持弹性,而且能够坚持正确的决策。如果判断正确,就必须穷追猛攻。如果在50元买进,一般交易员可能在55元卖出,优秀的交易员愿意在60元或70元继续加码,数量或许稍少,但他们会充分掌握机会,或许最后在90元卖出。只要搭上顺风船,就要扯足顺风帆。”

凯特展现的另一项成功特质是冲劲。他强调果断与明快的重要性。交易员必须果断,反应灵敏,而且还必须保持开放的心胸,随时愿意重新评估仓位。就如同领袖需要勇气一样,交易员也需要勇气持有庞大的仓位。

凯特集团如何挑选交易员

戴维·凯特了解,自律精神与专注投入可以弥补才华不足。

“我们聘用交易员的时候,十分重视自律精神与生理条件。如果交易员非常投入,成功的机会就很大;即使不能成功,他们至少已经尽力了。我们的板球队不需要那种姗姗来迟、懒得听教练指导、打球不专心的选手,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得分。这类选手如果具备才华,更容易产生挫折感。可是,你可能是那种技巧不特别杰出的选手,但总是准时到场,注意教练的指导,全神贯注,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击出的球可能都落在30或40码,那些心不在焉的人,或许可以击出100多码,但结果还是抱鸭蛋。我们宁愿你稳中求胜。在这种情况下,你的睡眠不会有问题。当然,对于你来说,交易或许不象许多故事所描述的那么有趣,大家可能认为你很沉闷,那又如何呢?我们对于这些疯狂分子没兴趣。我们对于这些捉摸不定的冲动选手没兴趣。我们要的是稳健的交易员。”

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学习?

凯特认为,顶尖交易员是天生的,很多特质都不能学习。虽说如此,但一般交易员也不是全然没有指望。他同意经验可以提升交易的技巧,投入与热忱也有很大的助益。即使不具备特殊的才华,我想凯特的意思也不是叫你立即打包,从事别的行业。我相信交易的自律精神是可以培养的。具备自律精神与一套交易法则,就能产生自信,最后必然可以成功。

“我想,天生技巧是一种你具备或不具备的素质。你永远就是你。我会考虑一些技术性的问题,但不会花太多的时间;我希望知道别人的想法,但接下来就看自己的。我会观察他们,但不会追随他们。如果他们的看法符合我的意思,我就接受,否则就不接受。关于经济状况的未来演变,我可能会有某些看法,但这些看法十之八九都不对!我想,顶尖交易员不会在意报纸上的新闻,因为报纸上都刊登昨天的新闻。你在这里,目的就是创造明天的新闻,那为什么要在意昨天的新闻呢?报纸刊登的消息能够告诉你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呢?如果报纸对于交易有任何帮助的话,我建义你看《太阳报》,关键是第三页的封面女郎。另一个秘诀是看看晚上电视剧的内容,如果很精彩,代表明天的行情将上涨。”

“其中也涉及股票走势。有些人是艾略特波浪专家,有些人相信甘氏理论、相对强度或市场轮廓,这似乎取决于当月的流行。可是,每个交易日结束,你就必须面对高点与低点。你必须决定是否让行情穿越这些价位,究竟应该顺着行情还是逆向操作。一切都必须由你决定。

面对当时的行情,必须由我拟定正确的决策。你会得到一些直觉。”

凯特告诉我们,他的看法完全来自于观察,不会被动采纳别人的解释,自行思考行情的随后发展:这个新高点的买盘是否减弱?是否出现相反的力量?价格波动是否剧烈?多头是否后劲不足?空头是否准备反攻?价格走势可以提供许多资讯:对于消息面的反应、到达的价位、停留的时间……

可是,你怎么知道何时应该继续持有获利部位?你怎么知道行情何时反转?你如何判断进场与出场的时机?如同大多数天才交易员一样,凯特说他完全靠“感觉”,这种感觉来自于众多因素的综合评估。凯特不专注于某特定因素,其中涉及几个理由。第一,他本身就能够影响行情,决定是否让价格突破;换言之,他本身就是市场指标没有考虑的行情影响因素之一。第二,凯特每天都必须进行大量的交易;所处的环境不允许他坐在电脑前面分析快速变动的行情。另外,没有人能够否认一点,行情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包括技术面与基本面的因素。所以,评估未来价格走势,首先应该观察各种影响因素的可能征兆,不应该专注于少数几种因子。

“市场上有许多优秀的交易员,但你就是你,你没有办法真正改变自己。当然,经验也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你曾经有过某种经验,如果类似的情况再发生,就可以立即掌握机会。可是,这种类似的情况可能发生在好几年之后。总之,你必须具备某些先天的能力。有些交易员的表现确实不错,能够稳定赚钱,但他们绝对没有办法成为顶尖的玩家,因为他们欠缺必要的能力。每个人都会反应,你如何反应才是关键所在。他们没有勇气押下全部或大部分的赌注。他们对于蝇头小利就很满意了。当然,也有人敢奋力一搏。某些人也有勇气押下所以的赌注,但他们并不是优秀交易员,结果他们的赌注立刻被一扫而光。”
我希望知道凯特交易能力的更深层心理根源:究竟是孩童时期的某些经验,还是父母的影响?结果相当令人失望,我没有找到答案。我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提出问题,但这些尝试显然没有成功。对于类似的问题,凯特总是重复相同的回答。他总是盯着你看,含蓄的沉默迫使采访人改变话题。这或许是因为他的个性使然,不希望让交易能力藉由某种没有根据的理想化孩童经验,套到罗曼蒂克的无聊心理架构内。我采访戴维·凯特的整个过程可以归纳为性感手枪与耐克广告词的结合:不要理会那些狗屎——尽管做!

如何处理失败,请教赢家

如何处理亏损和失败,这方面的专家显然不是人生的输家,而是人生的赢家。赢家处理失败的经验更丰富,因为他们总是能够站起来,不断克服失败。输家中输过一次,这也是他们成为输家的理由——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再站起来。

“我是亏损专家,亏损的次数很少人比得上。对于我来说,赚钱带来的快乐程度,远不如亏损所造成的沮丧感受。我自认为应该赚钱,一旦因为缺乏自律精神而发生亏损,你会对自己感到非常生气。”

身为领导人,凯特展现出成功的自信心。如同爱默生说的:“自我信赖是成功的第一秘诀。”凯特承认,损失让他气愤自己,因为他认为应该赚钱。他的成功与他对自己能够成功的信心之间,可能产生良性的互动吧。

“当然,你一定会发生损失,我知道自己经得起损失,也应该发生损失,但损失的数量才是问题的关键。遇到麻烦的时候,如果损失超过合理的程度,这是因为缺乏自律精神,因为你没有坚持应有的行为,这才是关键。许多交易员没有专注于本身设定的目标,不能够排除期待、恐惧与贪婪之类的情绪。”

“你完全清楚自己准备承担的风险程度,如果实际的损失超过你准备接受的程度,这就让人非常懊恼了。举例来说,假定我在这笔交易中准备承担1000英镑的风险。结果,你损失3000英镑,那就错了。我只准备损失1000英镑,但我失控了,让情绪取代客观的判断,我知道自己产生期盼的心理。这才是我懊恼的原因。我明明知道‘不该这么做,应该坚持自律精神’。”

所以,对于凯特来说,损失是因为缺乏自律精神,听任情绪干扰而没有专注于目标。解决任何问题的第一步骤是承认问题存在。许多非专业交易者拒绝承认问题存在。凯特能够坦然谈论亏损发生的原因,没有任何托词与借口,这正是他展现的专业能力。自我分析与自我对话是凯特用来改正错误的技巧之一。

“永远都有发生松懈的时候,但你必须及时修正。我们经营一所交易员训练学校,他们到这里接受我们的指导,我们提供建议。可是,我能够向谁讨教呢?我只能够跟自己对话:‘你究竟在干什么?回到根本的原则,按部就班慢慢来。’这属于一场心智战争。你只需要说‘去他的’,把亏损置之脑后,开始另一天。就是如此,这是你所必须接受的。可是,你必须确定好日子多于坏日子。我想,如何处理亏损的问题。重要性远甚于如何处理获利。获利会照顾自己。你可以让获利永远累积下去,可是,你不能让亏损持续累积。你读过的每本交易手册上都这么说。问题是你不能妥善管理亏损,所以你被三震出局。总之一句话,迅速认赔,让获利持续发展。我从这句话中受惠良多,也尝试把这句话灌入我们交易员的脑海中。”

发生亏损的时候,凯特的积极心态让他能够把亏损置之脑后。不是自怜地舔着伤口,而是理性地回到交易根本原则。正因为这种交易方法,凯特的成功不需要太高的成功率,因为具备自律精神,因为能够断然认赔,敢于让获利持续发展,所以他经得起偏低的成功率。

交易计划与风险管理是防范损失的另一些技巧。将庞大的资本投入某个部位,交易员需要勇气。如果犯错,必须立即扭转。如果部位处于获利状况下,交易员必须站稳。如何面对持续发展的获利,困难程度远超过持续累积的损失部位。当损失持续扩大时,有多少交易员会因此而不知所措——因为恐惧、贪婪、期待与自尊而瘫痪?当获利持续发展时,又有多少交易员会拣起银牌,转头就跑?自信与勇气来自于交易策略的自律精神,例如:预先设定的停损。

“我们尝试灌输交易员一种有用的心态。设定交易的目标,盘算你每天或每个月准备承受的最大损失;面对损失,必须果断处理,绝对不可以抱着期待的心理。很多人把差劲的一天演变为灾难的一天,完全因为缺乏自律精神。很多人因此被三震出局。如果遇到差劲的一天,就接受现实,但我明天还会再回来。如果你具备自律精神,就经得起许多差劲的日子。不要告诉自己每天准备赚多少。如果今天赚了500英镑或1000英镑,不要说够了,我要回家了。如果当天的交易顺利,就应该把获利扩大为2000英镑或4000英镑,坚持在场内。必须把丰硕的一天演变为最棒的一天。”

亏损部位可能大逆转

一个亏损部位可能因为行情波动而逆转为获利部位。应该如何处理这种可能性?

“没错,可能。这取决于你介入多深。举例来说,假定我在10元买进50口契约,必须考虑一个问题:如果明天价格下跌到5元,我是否仍然愿意做多?完全取决于个别情况。是否向下摊平?你或许比较希望针对获利部位加码,在12元的价位加码。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唯一的法则就是没有绝对的法则。完全取决于灵敏反应与弹性。”

凯特不受迅速认赔法则的拘束,因为他了解这个法则涵盖在一个更高法则之下:如果你判断错误,才应该立即出场。虽然亏损通常都代表判断错误,但未必始终如此。你对于最终价格走势的判断可能正确,只是需要较长的酝酿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出现不利的价格走势,或许应该在更低的价格继续买进。重点是你必须知道其中的差异:只是暂时的不利走势而最后必定回升,或者价格下跌代表你的判断错误。对于凯特而言,答案来自他对于行情未来发展的直觉。

可是,凯特所谓的“感觉”,实际上是一套系统;系统中的直觉成分高于机械部分。重点是:你必须拥有一套自己觉得自在的系统,而且必须具备执行这套系统的自律精神。没有任何一套系统是绝对正确的系统。

学习如何处理获利

这可能是不太寻常的议题,因为我们都认为自己知道如何处理获利,但凯特非常明白地指出——如何处理获利的重要性更甚于如何处理亏损。在交易过程中,很多人都把资金流入视为薪水,几乎代表他们应该得到的东西。

“你必须把获利当作亏损的准备金,这是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态度。很多人,当他们赚钱的时候,开着跑车兜风:

‘看看我,车子价值45000英镑,房子价值20万英镑。’

‘贷款呢?’

‘18万英镑。’

‘可是,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很会赚钱。’

‘万一发生亏损呢?车子与房子不是都飞了吗?’”

“这就是很多人的问题,赚钱的时候,他们很棒。可是,他们从来不会未雨绸缪。他们认为明年赚的钱可以支付贷款,但明年可能没有收入。我始终保持一种心态:没错,钱是在那里,但只要我还留在这里,这些钱就不是我的。我只是暂时帮市场保管这笔钱而已。”

“一般来说,我认为应该保留相当程度的流动资金。当然,资金没有必要存入交易帐户,但你必须随时能够动用这些资金。很多人有钱就花,一旦交易不顺利的时候,问题就来了。”


关于获利,凯特还是沿用一个法则:获利会自行照顾自己;获利不同于现金。很多人经常搞不清楚,认为他们有权力继续取得获利。教训:花钱必须谨慎。市场是一位嫉妒而善变的泼妇——当她放款的时候,随时可能要你清偿,而且利息很高。

交易战术:

* 交易不是做苦工。你必须乐在其中。如果办不到这点,找出其中的理由。

* 记住“暂时停顿”,重新充电。

* 如果建立一笔理想的交易,必须确认这点,扯足顺风帆,尽可能榨取获利。

* 评估进一步获利的机率,分批进场与出场,这是保障既有获利而持续追求获利的好方法。

* 必须保持“由多翻空”或“由空翻多”的弹性。

* 自律精神与专注投入,可以弥补先天的才华不足。

* 观察行情,培养后续发展的“感觉”。对照过去发生的一切,累积经验。

* 信赖自己成功的能力。

* 面对亏损部位,坚持自律精神。

* 预先规划损失的最大程度。

* 相对于获利,损失需要更多的照顾。

* 把损失置之脑后,继续前进。专注于未来而不是过去。

* 留意获利能力的变化。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资咨询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