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恩·纳贾里安:来到这里 目的是为了赚钱

讨论主题:

* 交>易的趣味与毅力

* 导师

* 竞争与责任

* 自律精神

* 防范错误的保险

* 胜算高的交易

* 创造自己的运气

* 进场与出场时机

致命的吸引力

我发现顶尖交易员都具备一项共通的特质,他们热爱自己的工作。他们的执着与热忱创造出生命的活力,就象吹着帆船的强风,一切并不追求特殊的目的。

“我想,交易必须让你觉得很自在。如果你觉得不自在,那么交易可能不是你的终生事业,交易生涯不会很长。很多交易员都经常说,‘如果我大捞一笔的话,要搬到迷人的海边,经营一家冲浪公司和休闲运动公司’,我永远办不到这点。我沉迷于交易,必须感受市场,实际从事交易。我所谓的沉迷,并不象赌徒离不开赌台,但我确实离不开市场。我没有办法只监督下面的人进行交易,我必须自己来。”

“我自认为是不错的管理人才,但如果某个人提供一份管理的工作给我,薪水与我目前赚的钱一样多,我也不可能接受,因为我希望从事交易。交易是人生不可或缺的部分。”

请注意,乔恩·纳贾里安并没有提到金钱是交易之所以有趣的原因。他因为交易本身而热爱交易。如果你对于交易也有类似的感觉,那就算得上是少数的异类。如果你想测试自己对于交易的感觉,不妨写下十种你觉得最有趣的事。看看交易多快反映在你的脑海里,就可以知道你对于交易的热爱程度。

追求梦想的毅力

我们不应该认为乔恩·纳贾里安在交易活动中无往不利。有些时候,他也会受到挫折;有些时候,他必须依赖毅力渡过难关。

“刚踏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不适合。一切都漫无头绪,对于我来说,衍生性产品的订价是一个大问题,我完全缺乏这方面的背景。交易员究竟如何评估价格,他们对于经纪商提出的买/卖报价究竟如何反应,我完全摸不着头绪。所以,最初三个月的经验让我充满挫折感,全然搞不清楚衍生性产品的订价。”

“可是,我还是咬紧牙关撑过来,慢慢就开窍了。我想,我的优势是工作精神与解决问题的能力。工作精神来自于我的家庭,解决问题的能力来自于我这辈子遭遇的困境。我偏好推理的工作。即使在这段最困难的期间,我还是没有回头,太棒了。当然,对于许多事情,你永远可以学到不同的处理方法、较佳的处理方式。这是一个充满乐趣的行业,我每天早晨都迫不及待地想进办公室。我实在太幸运了。”

乔恩·纳贾里安之所以有今天,并不是因为他本来就热爱交易,而是通过毅力去探索与体会。面对着交易困境,我们大家都应该秉持相同的精神。

“刚踏进这个行业的时候,问题是没有人可以照顾我,必须完全自行摸索。我的足球经纪人原本应该照顾我;可是,他对于交易的认识也只局限于节约税收的范围,一旦超过节约税收的领域,他什么也不懂。所以,最初进入场内的时期,没有人带领我。挂牌选择权当时还是新玩意,即使有一些人了解,他们也绝对不愿意泄漏这方面的优势。”

“最后,我终于找到一位懂得选择权的人,我愿意免费帮他工作,只求他带领我踏进门槛,教我如何交易。这是黑暗中的第一道光芒。我想,不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决心最重要。当然,女人必须面临更大的障碍;我们那里大约只有2%的女性交易员。美国的每家交易所,女性交易员的人数都很少,所以我认为女性必须克服更大的障碍。另外,没有人愿意新的竞争者加入,没有人愿意‘引狼入室’。如果被挡在门外,必须具备拿头撞门的勇气,否则你不会成功。”

是否需要可供模仿的良师?

许多优秀交易员都又可供模仿的良师。这可能引发一个问题:何谓良师?

“根据我的经验,场内最炙手可热的交易员,通常也是最差劲的师傅。他们可能绝顶聪明,充分了解交易的方法,但这些诀窍都无法传授给你。所以,我会找一些成功的交易员,但不要红得发紫。一般来说,最红的交易员,讨教的人也最多,根本轮不到你。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找一些资金不是很雄厚的交易员,他们必须掌握十八般武艺,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来运用有限的资本。银行交易员几乎拥有无限的资本。”

“大型机构的交易员也是如此——摩根·斯坦利、高盛和巴黎巴,总之,拥有无限资金。这些人很容易完成他们那部分的工作,但未必了解如何运用有限的资金。因此,我会找一些财力不是特别雄厚的人,或许不是最红的交易员,但是绩效稳定。”

交易通讯刊物:取代师傅

如果找不到一位好师傅,也不代表会无指望。如同纳贾里安解释的,还是有一些东西可以取代师傅。

“在美国,许多人都订购交易通讯刊物。通过电脑网络彼此交换心得,这也是一种可能性。当然,因为顶尖的交易员,他的个性、交易风格与投资目标都可能和你不同。所以,不妨上网试试,或许会有一些收获。

“另一个方法是阅读书籍和杂志上的文章,看看哪一位专家的交易风格跟你对路。我想,市场上不乏优秀的交易员,但他们的交易手法不见得适合你。可是,你说不定可以找到某个人,他管理资金的方法与处理风险的心态都让你觉得很自然,这才有用处。你不能拿一个方块硬挤到圆洞里。我希望交易伙伴的风格让我觉得舒服,惟有如此,我才会每天都想工作。”

判断某个模仿对象是否符合你的个性之前,首先应该考虑一些问题:

你偏爱通过非常数学化、机械化的方法从事交易,还是采用比较依赖直觉的方法?

交易的时间架构如何?你喜欢短线交易还是长线投资?

你偏爱的交易工具是什么?举例来说,某些人喜爱选择权的程度超过期货。

你可以通过这些问题的答案来“寻师学艺”。举例来说,假定我偏爱选择权,希望通过技术分析与短期的基本分析进行交易。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资金的系统能够让部位在开仓之后的十个交易日内平仓。这种交易风格不能依赖任何一位师傅,但三者结合之后,或许可以强化我已经具备的概念。

优秀交易员的素质

竞争心态

乔恩·纳贾里安强调一些优秀交易员必须具备的素质。

“当我的经纪人引导我们进入交易圈子时,他同时挑选几位职业运动选手,因为我们具备自律精神,个性外向,竞争欲望强。就场内交易来说,个性内向的人很难成功。”

“我想,他的看法没错。我目前也是通过这些素质条件招募交易员。竞争的欲望让你敢扣下扳机,进场交易。自律精神让你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认赔。这可能是场内交易员最重要的两项心理素质。对于楼上那些场外交易员来说,自律精神则是他们跟我们抢饭碗的最重要利器。”

场内交易员需要具备旺盛的竞争欲望,因为他们每天都必须长时间在基本上是男人的圈子里打滚,这些人都闻起来怪怪的,大家挤来挤去,满嘴三字经。对于每一笔交易,他们几乎都必须提供买价和卖价。在这种环境下,很容易让人觉得精疲力尽。

自律精神

停留在“舒适界限内”的自律精神

在本书的每一篇访问中,有一点非常清楚:自律精神是天字第一号的原则,是交易员必须具备的最重要特质。自律精神就是“做应该做的事情”;可是,在交易领域内,应该做的事往往也是最难做。

“自律精神最重要。永远都要有自律精神,因为你随时都必须砍仓。必要的情况下,我们就砍掉仓位,不论损失多大,也不论潜能多高。总之,砍掉,认赔,然后继续前进。有时候,你就是必须壮士断腕——眼睛一闭,砍下去。”

“我告诉公司里的交易员:‘忘掉你的买进成本,忘掉你的放空价位,目前的部位是不是好交易?’如果行情将持续不利于部位,就是差劲的交易,不管成本多高,立即认赔。如果风险系数已经太高,如果交易已经穿越合适的门槛,如果你已经跨出舒适界限,市场会帮你戴上眼罩,你只能看到损失,再也看不见其它的机会。所以,你会被绑住手脚,只能抱着损失堕入万丈深渊。这种情况下,你必须认赔,然后一切豁然开朗,你又进入舒适界限内,重新开始,继续进行下一笔交易,好好盘算自己怎么爬出来,绝对不能存着侥幸心理,希望一支全垒打让你反败为胜。”

“我认识一些楼上的交易员,他们的分析能力一级棒,但没有办法与小朋友交易棒棒糖。事实上,他们不是不能赚钱,但你不能象小鸟一样吃东西,却象大象一样拉……。所以,你不能够交易顺利的时候赚个一元五角,不顺利的时候赔两、三块。即使你对于行情的判断有七成正确性,如果判断正确的时候赚一块,不正确的时候赔三块,恐怕总是在原地打转。”

如同纳贾里安解释的,交易员需要自律精神,关键是要能够认赔。认赔不仅仅是为了避免损失扩大,同时也是为了避免交易心态受到扭曲。迎面而来的雪球越滚越大,势必让你脱离舒适界限,影响其它部位的交易。换言之,一个部位的损失可能带领其它部位陷入损失,或坐失获利机会

认赔的心理效益

即使认赔的自律精神,也能够带来一些情绪效益。

“如果你的情绪涉入太深,这个行业可以把你生吞活剥,啃得尸骨不存。我们的交易员都相当情绪化,但发生的时机必须正确。当你面对损失的时候,就必须六亲不认,该砍就砍,然后继续前进。”

“事实上,我也听到一些相反的故事。我想是杰西·利弗莫尔吧,他是一位伟大的交易员。据说周围的人都可以从他的反应了解他的交易状况。当他处于获利状态,脾气很坏,经常说‘混蛋’之类的话,对每个人都非常不友善。可是,当他处于亏损状态,就妙语连珠,跟每个人开玩笑。如果部位发展不顺利,态度非常轻松,因为他认赔。他的心态是,‘当行情发展不利时,很容易处理,因为我有自律精神,只要认赔就可以了,一切都显得轻而易举。可是,如果行情发展顺利,那就麻烦了,你必须很有耐心寻找扣动扳机的时机,压力非常大。’所以,对于利弗莫尔来说,如果行情发展有利于部位,他觉得承受压力,脾气就很坏。”

“我们的情况也差不多是如此,部位发生亏损,断然认赔,然后继续前进。我们通常觉得不高兴。可是,当行情发展有利时,我们觉得很高兴,因为部位持续累积获利。所以,心理反应上或许不同于利弗莫尔,但基本的概念还是一样。认赔很简单,因为这已经是机械化的行为,我们有一套方法来处理,然后继续往前,进行另一笔交易。”

因此,认赔的自律精神让情况变得更单纯,专门治疗胃痛、失眠,让你继续前进。如同纳贾里安解释的,认赔相当于抛弃痛苦,使你得以继续交易。如果你还在照顾损失的伤口,势必无暇寻找其它的机会。

“有些交易员说:‘老天,我是个笨蛋。完全是因为这个星期没有上教堂,因为三岁的时候我打破***花瓶。’这些人看起来很好笑,找一些奇怪的理由谴责自己。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游戏的一部分,人生的一部分’。每隔一阵子,就必须烧毁甘蔗作物,让这些灰烬滋养大地,让土地变得更肥沃。从错误中学习,这是不可避免的过程。发生错误,就必须吸取教训,因为你已经付出代价。”

虽然有30%的交易发生亏损,但纳贾里安还是获利。这让我记起一段杰克·尼克劳斯的话,解释他打高尔夫球的成功之道:“我想,我失控的次数稍微低于别人。”如同纳贾里安接下来解释的,及时认赔可以让你保留情绪上的精力,运用于更适当的场合。

“拍背安慰自己的时候,我不会把手臂折断。另外,我想我很擅长于处理恶劣情况。当每个人都觉得很惶恐的时候,这也是我思路最清晰的时刻。坦白讲,这是趁火打劫的时机,你必须抓住别人的恐慌带来的机会。很多交易员可以办到这点,因为他们始终都在自己的痛苦忍受限值内进行交易。每个人都有容忍的极限,甚至乔治·索罗斯也不例外。只要痛苦超出限度,就不应该傻傻地坐在那里忍受。每当犯错的时候,我就理所当然地认赔,当别人觉得恐慌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恐慌。”

所以,迅速认赔至少有六个理由:

* 最后的结果可能是更大的损失。

* 忙着“救火”让你错失其它的交易机会。

* 基于“弥补”的心理,你可能结束一些不应该结束的获利部位。

* 为了照料一个无可救药的部位,可能导致其它部位的损失。

* 套牢资金而不能运用于报酬率更高的机会。

* 你应该缓和压力,让情绪平静下来,提高控制能力。

培养自律精神

纳贾里安培养自律精神的方法,就如同我们养成习惯一样——把痛苦与不舒服关联到某些行为。

“身为场内交易员,当你犯错的时候,你是在300多个人面前犯错。如果你必须在晚宴上认错,情况已经够尴尬了。基于相互竞争的心理,场内的交易员即使不是敌人,他们也非常乐意见到你犯错,在这种场合,认错确实困难。”

“每当一位新手来到场内,交易员都会想着:‘我开一家麦当劳,现在对街开一家汉堡王。他或许不是我的敌人,但绝对是我的竞争对手,千万不要抢走我的生意。’在交易场内,我面对的都是竞争对手。我们都买进、卖出,一切都发生得很快,大家都随时准备抢先下手,谁的手脚利落,谁就赢,获利装进钱包。所以,对于我来说,最困难的部分就是如何学习在大家面前认错,而且不觉得困扰。”

“就象做错事的时候,妈妈或教练给你一巴掌。当你准备拨弄这个或玩弄那个的时候,突然……一巴掌过来。最后,你自然就不会做某些事情。我就是如此培养自律精神。不论你多么棒,都必须坦然认赔。举例来说,我们每天平均从事2万张选择权交易,如果一笔交易平价为10张,一天就有2000笔交易。即使我非常棒,其中70%的交易都获利,但还有30%发生损失,相当于600笔交易。我们的交易非常频繁,绝对需要自律精神。对于读者和非专业交易者来说,即使经常进出,每天可能也只有两、三笔交易。可是,我们每天的交易量实在太大,不能没有自律精神。”

按照纳贾里安的说法,交易的自律精神是一种可以学习的东西。

“我认为自律精神是一种经过学习的反应。你可以教导其他的人养成这种习惯;可是,如果他们有问题的话,你就必须狠一点——绝对不允许他们失控。跟自己打交道,必须非常、非常老实。最重要的一点,每笔交易都必须设定目标。如果我准备进行一笔交易,在30美元买进某支股票,因为我认为价格可能涨到35美元,那就必须设定下档的极限——例如:25美元——如果判断正确的话,我可以赚进5美元,所以万一判断错误,损失绝对不可以超过5美元。所以,我设定股票的上档目标,下档的损失绝对不允许超过我判断正确的获利程度。”

关于如何培养自律精神,纳贾里安提到一些方法。归根到底,缺乏自律完全来自于放纵心理。举例来说,面对一种情况,你有两个心理路径通往两个不同的反应行为。在心理层面上,你会挑选阻力最小的路径,感觉上最舒服、最没有痛苦的路径。对于非专业交易者而言,这条路径通常也是最放纵而没有自律精神的路径。换言之,面对一笔失败的交易,认赔不是阻力最小的路径。对于顶尖交易员,自律的路径也就是最不痛苦的路径。身为场内交易员,纳贾里安就是如此。他很快就发现,在众多交易员面前累积严重的亏损相当于痛苦的巴掌。于是,他让自己进入状况,不愿意当巴甫洛夫的狗。

提高自律精神的方法还包括:

* 每笔交易都必须设定目标,预先安排出场的价位;风险/报酬比率至少必须1:1。

* 必须诚实对待自己;你是否逃避现实而不愿承认损失?是否希望走一条最不痛苦的路径?

* 运用坚决的意志力。

* 让某人监督你的交易,让他阻止你犯错。举例来说,如果你在家里从事交易,让老公(或老婆)监督你。

认知交易风险

衍生性产品是风险管理工具。就如同任何商品一样,你可以通过买进或卖出来控制风险。衍生性产品是转移风

险的交易工具。顶尖交易员对于风险的性质都有深刻的体会,最显著的特色或许是:他们都讨厌风险,他们都防范错误的可能性。

“我非常排斥风险。你或许看到某些人在墙上挂着:‘风险不是你赚钱的唯一方法。’建立任何部位都必须让自己明天能够继续交易。这点非常重要。保留明天的交易实力,其重要性超过今天不能获利。我们永远竭力控制风险,竭力设定底限。假定我希望做空行情,就如同我现在对于美国股市的看法(1997年4月14日),因为我认为利率将走高而对市场构成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我采取裸露的空头策略吗?当然不会,我们买进卖出选择权,每当行情下跌,我们就买进一堆买进选择权,锁定既有的获利,防范行情上扬而迫使我们吐回到手的获利。每年都只有几次好机会。联邦储备局打算提高利率,这当然是做空行情的机会。可是,我们会继续调整避险部位而锁定获利,绝对不会采用单纯的多头或空头策略。”

“当我们进场交易,都会采用避险策略。(经过避险之后,如果一个部位发生损失,另一个部位就会提供获利。避险相当于是防范错误的保险。举例来说,如果买进买进选择权,可以销售其他履约价格或到期月份的买进选择权或买进卖出选择权。)我们对于行情的看法可能非常偏空,联邦储备局随时可能宣布调高利率,但我们一定会采取某些避险手段,万一判断错误才不会伤及筋骨。每一天的交易时段内与交易结束时,我们都会评估市场是否同意我们的预设立场。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就继续持有风险部位,向下调整避险价位。如果我们认为市场的下档空间已经不大,行情可能触底回升,我们就会结束卖出选择权的多头部位,但是否会因此继续持有买进选择权的裸露多头部位呢?不会,除非我们认为市场具有上档潜能,我们不会单纯撤掉风险部位,让原先的避险部位变为裸露的风

纳贾里安强调一个事实,交易不是生死一搏的赌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为了继续留在场内,今天就不能输掉所有的筹码。所以,虽然没有避险的裸露部位能够提供更高的获利潜能,但这不是他的交易方法。避险部位相当于一份保单,这或许是人们常有的投机心理;可是,一场灾难可能扫光你的家当,明天再也不能进场。因此,风险管理必须具备避险的自律精神。

“当我们建立价差交易或避险交易时,经常会想:‘老天,如果哪个人把我绑住塞进柜子里,我现在就赚翻了。’因此股价持续下跌,我们就继续向下展延避险的买进选择权。没错,这就是避险者必须承担的诅咒。可是,这也是我们每天能够安心睡觉的理由。”

纳贾里安知道自己买了灾难保险,所以比较能够放松。

“经过星期五大跌148点之后,局面实在很惨,几乎找不到买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被卡在一个部位中,势必很慌张。可是,我们睡得象婴儿一样甜。当时,我人在纽约,正享受一段美好时光。事实上,我在星期五甚至没有进入交易大厅,因为我们已经布局妥当,交易会按照计划进行。”

纳贾里安继续解释避险的效益。

“当然,我们有时候也希望自己没有按规矩办事,但通常还是庆幸自己具备的自律精神。我们看到很多人押进所有的筹码,准备狠狠挥出一支全垒打。即使面临重大的行情,即使准备挥出全垒打,我们还是会控制风险的程度。即使我们买进许多溢价的卖出选择权,还是会销售溢价卖出选择权作为避险。虽然我们认为行情将大跌,仍然会控制风险。举例来说,如果在4美元买进卖出选择权,销售其它卖出选择权而赚进2美元,结果只承担2美元的风险。所以,我们能够长时间坐在赌桌上。那些没有避险的人,万一遭逢不利行情,恐怕只有拍拍屁股走人,但我们可以继续玩下去。”

由于避险的缘故,纳贾里安可以留在舒适界限内,发挥更敏锐的判断力。不妨回想一下,前一次行情大涨或大跌而让你陷入恐慌的情况。你是否有世界末日的感觉?是否让你觉得胃部绞痛?是否影响其它的交易决策?若是如此,你是否考虑避险?当然,你必须盘算避险的成本,必须评估风险部位愿意放弃多少获利潜能。另外,你也需要考虑避险如何影响风险/报酬比率,何时增加或减少避险部位。风险完全没有问题;只要愿意的话,你就能够精确控制它。

纳贾里安提到一个例子,说明避险的重要性。这段故事发生在1991年9月29日与30日,涉及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家导尿管制造商。默丘里是这家公司的指定主要造市商。

“一天之内,股价由每股88美元跌到56美元。市场持续抛空行情,我们也整天一直接手。另外,我们也持有卖出选择权的空头部位,每当行情下跌超过某个程度,我们就销售卖出选择权,所以做多行情的部位持续累积,而且销售的数量越来越大。事实上,这完全违背应有的做法。这波走势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损失100万美元,走势过程中,损失累积到数百万。最后,我们总算清醒过来,回头采取我们最擅长的手法:任何交易都必须局限损失。大约在两个月的期间内,我们慢慢把损失弥补过来,完全依靠我们的自律精神。”

“如同我说的,我不在意你今天赚多少钱,我要你明天继续保持赚钱的能力。当时,我们的交易员打算大赚一笔,因为盈余报告公布之前,权利金高得离谱,所以他们就一直卖。我们不应该只建立单一方向的部位。我们应该买一点保险,但显然没有这么做。事情发生的时候,处理这支股票的交易员只看到花花钞票,盘算着明天的权利金收入可以赚多少钱。另外,风险/报酬比率也不对。我们的交易员知道行情会下跌,但没有想到跌得这么深。”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即使我们认为某个事件发生的机率高达80%,也不应该丝毫不理会风险。所以,关键的原则是‘我们明天会如何’,不是我们今天赚多少。我们关心明天的程度必须超过今天。”

风险分析:交易就象扑克赌局

由于厌恶风险,纳贾里安建立任何交易之前,都希望尽可能提高胜算。

“我睡得象婴儿一样甜,当我们进场建立大额部位时,胜算通常很高,因为我们已经预先做过功课,非常有信心。万一判断错误,我们就砍掉、认赔,然后继续前进。”

“某些交易商聘用专业棋手或职业赌徒。我们比较重视算牌能力,我不认为这是赌博。当我们去赌场的时候,目的是工作。惟有知道自己的胜算,才坐上赌桌。我们有几位交易员能够记住好几副牌。进场时,他们希望拥有最高的胜算。交易的情况也是如此,机会来的时候,我们会算牌,预先设想随后的计划,尽可能盘算我们拥有的优势。桌上已经翻开很多牌。如果明天即将公布重要的盈余报告,摩根、雷曼或萨洛蒙往往大量买进。他们可能掌握资讯的优势,所以我们必须控制风险,跟着他们的方向下注。”

“我认为股票涨、跌的机率都差不多。就象赌场里的算牌老手一样,我们观察长期走势图,盘算当时的价格型态,下注之前都预先评估获利潜能是否高于损失风险,所以总是能够取得生性产品交易员的脑海里都会有一些情节构想,股票将因为某种理由上涨或下跌。然后,他们拟定一些对应计划,准备处理手中的牌——价格形态、公司推荐或其它各种理由。他们评估相关的资讯,越来越相信自己应该赌某边的行情。最后,他们判断如何在最有把握的情况下进场。”

如何判断一笔交易不会太早离场?一个亏损部位是否可能反败为胜?这都是交易员经常觉得困扰的问题,纳贾离安提供了一些建义。

“重点还是在于‘目标交易’。如果交易员采用作战计划,设定交易目标,那么他不是砍掉损失,而是砍掉整笔交易。如果我估计股票可能上涨到35美元,结果在27美元认赔,我不是在27美元减少持股,我是在27美元结束交易,我是认赔。接着,如果我认为情况发生变化,基于某种理由相信股价具备上涨的潜能,是否会在28美元重新进场?当然。可是,买进的理由绝对不是因为27美元比较便宜,我也不会在27美元分批出场。”

“同理,假定我在4美元购买选择权,上档目标为6美元,下档停损为3美元;不久,价格跌到3美元,只要价格继续下跌到3美元,没有任何事件会改变我的心意——立即出场。我不会减少选择权的持有数量,而是结束整个部位。我会认赔出场,继续前进。我宁可一次就把错误处理完毕,不会重复处理相同的错误。抛除痛苦,认赔出场。”

所以,只要出场目标一触及,纳贾里安就出场。他不会分批出场,因为没有理由这么做;设定目标,如果被触及,就出场——全有或全无。

创造自己的运气

运气在交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去年的获利有多大成分来自于运气?今年的运气是否会变化而造成亏损?纳贾里安相信交易确实涉及运气。可是,对于他来说,运气不是上帝的旨意,而是周全计划与详细盘算的产物。

“运气很重要。有些交易员就是运气不佳。可是,你自己也必须负起部分责任:‘一开盘就触发我的停损。’然后责怪闹钟、责怪老婆或责怪小孩,就是不认为自己有任何责任:‘这种事什么时候不能发生,为何刚好挑在IBM公布盈余的日子或到期日。’从某个角度来说,这确实是运气,但也涉及不负责的心态。”

阿尔伯特·艾利斯曾经说过:“生命中的好时光,是当你能够自行决定事物的时候。你不会责怪母亲、社会或总统。你必须了解,你控制自己的命运。”

“我认识一位清算公司的主管,他告诉我,每当交易员找他的时候,他都会问:‘你是否自认为是一个运气很好的人?’交易员通常都会反问:‘你所谓的运气是什么意思?’他回答:‘你是否认为自己运气欠佳?走在街上,鸟粪就是掉在你的头上而不是别人的头上?你的雨伞是否会被风刮走?你是否被车子溅了一身污水?如果这些事情都发生在你身上,那么,我不会帮你清算。’他认为,每个人在某种程度内都会创造自己的运气,你不应该站在积水的旁边。当然,小鸟要飞过你的头顶,你确实无能为力。可是,如果一些倒霉事总是发生在你身上,那恐怕就不是运气的问题,很可能是你自己让倒霉的事情发生。”

“有些人会对自己做一些负面的事。我相不相信运气?绝对相信。白手起家的人可能过度崇拜自己。我认为,每件事情都多少涉及一些运气的成分。如果我刚好在最佳时机买进某支股票——这可能是因为我自己的缘故,也可能是运气。如果我非常自信,可能认为这是我的技巧;从事后的角度看,我也可能想:‘实在太运气了。’我们往往宁可要运气而不要技巧。”

“你必须愿意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你不能总认为:‘一切都是因为这家伙搞砸了,所以我被套牢,股价开盘下跌10美元,我却抱着一堆股票,完全无能为力。’这不是可以接受的借口。你必须有能力说:‘我这么做是因为这些理由,结果我错了,所以我认赔’。这是我希望听到手下交易员说的话。可是,许多交易员碰到麻烦的时候,情况恰好相反。他们希望把一切都归咎于其他人。所以,负责的态度非常重要。对于新进的交易员,如果一开始就出现这类推卸责任的倾向,我们就判断他没有多大的成功机会。我们会密切观察他。”

不妨回想最近三次的亏损经验,你的反应怎么样?是否怨天尤人?若是如此,你显然还没有培养正确的责任心态。缺乏这种责任心,你就不能分析亏损发生的原因;更重要的,你就没有机会改正错误。结果,你将因为一些相同的原因而不断发生亏损。

纳贾里安相信,很多人看起来很倒霉,主要是因为他们希望失败。他们在潜意识中希望失败,反映在表面的就是一些倒霉的事情。

“我们来到这里,目的是为了赚钱。某些人对于生活中的各种事物都存在罪恶感——他们不清楚自己是否值得拥有这个,是否足够精明做那个。”

纳贾里安建义,为了提升自己的运气,首先需要具备获胜的欲望。你是否基于某些理由而对于交易成功觉得不自在?其次,你必须预期某些事情可能出差错的原因。举例来说,你是否付款给资料供应商?资料档案最近有没有备份?

耐心等待与出场勇气,了解其中的差别

从某个角度来说,交易成功只不过是掌握时效;换言之,进场与出场的时机。掌握时效是一种决策与判断:你如何知道什么时候是正确的时机。

“时机与耐心很类似,当然也存在关联。时机:什么时候应该获利了结?这完全取决于该笔交易的目标。在海湾战争期间,我从事IBM的交易,手头上有一大堆IBM的溢价买进选择权。由于战争引发的种种不确定因素,价格波动率很高,权利金非常贵。在15美元的整波段涨势中,我建立许多价差部位,而不只是赚取1/2点的利润。如果IBM开盘就上涨15美元,我当然可以立即赚取数百万的利润。可是,为了赚取数百万的利润,我必须先愿意赚取50000美元,因为我每隔1/2点而分批向上卖。”

“某些情况下,行情慢慢攀升或逐步盘跌,你必须耐心等待。希望在底部或头部一次搞定的人,总是会拿到烫手山芋,或是两手粘乎乎的。我弟弟彼得也在公司进行交易,他的自律精神很强,也非常擅长掌握时效。他尝试判读场内其他玩家的心理与交易计划。如果他们持有空头部位而陷入恐慌中,他就不会立即结束自己的多头部位,因为价格还会被推高。反之,如果他自己也持有空头部位,那就非常没有耐心了,立即扣动扳机,因为他知道场内的其他空头也需要回补。有时候应该有耐心,有时候不能有耐心,你必须了解两者的差别何在。”

前述结论的最大问题显然是:“你怎么知道其中的差别?”纳贾里安认为,“知道其中差别”的关键在于“按照计划交易”。

“一部分仰赖经验,一部分是按照计划行事。你知道吗?很多专业交易员花费大量的时间拟定交易计划,但从来不遵循。这实在太愚蠢了。我们都不具备挥洒自如的智慧,所以必须按计划行事。我们必须尽可能让优势站在自己这边,所以必须坚持自己的计划。当然,计划还是可能调整。盈余报告公布或市场传出并购的谣言,如果我认为行情可能因此变化,就会根据新的变量重新调整目标价位,然后坚持新的交易计划。”

所以,在交易过程中,如果发生新的情况,还是可以调整交易计划。总之,为了确保进场与出场的时机正确,你必须预先筹划,把它们纳入交易计划中,然后严格遵守。

交易战术:

* 如果你对于交易觉得不自在,交易就不太可能成为终生事业。

* 交易不可能始终有趣。有时候,你必须具备毅力渡过难关。

* “导师”往往不应该是最炙手可热的交易员。

* 在通讯刊物、杂志与互联网上,寻找那些风险管理/交易风格与你类似的交易者。

* 你必须对自己的部位负起全部的责任。一旦体会这点,就能够开始排除亏损的原因。

* 你不能象小鸟一样吃东西,却如同大象一样拉……。

* 亏损:保持在“舒适界限”内。

* 亏损会造成其它部位的更多亏损。

* 认赔可以提供情绪力量。

* 自律精神:每笔交易都设定目标。

* 建立一笔交易的扳机是什么?

* 优秀交易员都讨厌风险,预先防范错误的可能后果。

* 你让自己变得更幸运还是更倒霉?

* 你是否基于某些理由而对于交易成功觉得不自在?

* 坚持自己的交易计划,才能够提升时机掌握的正确性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资咨询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