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纳德·奥佩蒂特:非常稳定地赚了不少钱

巴黎巴银行隶属于巴黎巴集团,这是一家国际性银行,在全球60多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巴黎巴集团的总资产超过2690亿美元。伯纳德·奥佩蒂特是巴黎巴银行全球股票衍生性交易的主管,主要是从事股票选择权与指数选择权等衍生性产品的交易,涵盖所有的主要市场以及一些新兴市场,例如:巴西、阿根廷、墨西哥与大部分的东南亚国家,现在又增加了匈牙利、俄罗斯与波兰。

讨论主题:

从下至上的分析

动态分析

“瑞士方法”:客观与中性

风险与机率分析

最佳分散组合

顶尖交易员的特质

停损

从下至上的分析:掌握胜算的专家

伯纳德·奥佩蒂特强调主要的对象是个别公司,他研究一家公司,成为这家公司的专家。相反的策略则是从上至下,首先分析国家政策和产业,然后才是个别公司。伯纳德·奥佩蒂特花费无数的时间研究交易对象,竭力掌握公司管理阶层、股东、员工、往来银行、债权人、债务人以及该公司股票交易者的心态。他盘算后续的可能发展与股价反应。通过这个角度切入,直接归集资讯,胜算自然超过那些仰赖二手资讯的分析师。

个案研究:西北航空公司

“1993年,我们曾经介入西北航空公司。该公司在1989年曾经发生融资并购的事件。接下来,整个航空产业就陷入严重的衰退,整体损失高达数十亿美元,西北航空的业绩也一落千丈。从资产负债表中观察,西北航空当时的银行债务很高,但债券发行的数量非常有限(如果记忆没错的话,总负债大概是六、七十亿美元,除了5亿美元的债券之外,其余都是银行债务)。由于短期内再度陷入困境,公司提出破产的威胁。公司高层分别与银行集团、员工、供应商进行强硬的协商,只要商谈对手将因为西北航空破产而受损,公司的态度就非常强硬。”

“西北航空开始赢得一些让步。银行同意取消利息费用,提供担保品的的股价,波音公司也同意延迟飞机货款的交付时间。为了取得这些重大的成果,西北公司摆出即将破产的姿态。每天,它们总是通过媒体放话:‘我们打算宣布破产。’这也是公司债券价格不断下跌的原因。最后,1美元面值的债券价格只有10美分。”

“根据我的分析,公司不可能破产。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吓人的手段。当然,这种手段对公司非常有利,逼迫谈判对手让步。对于我们来说,从事债券交易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规模实在太小。所以,我们开始买进西北航空的债务。当然,结果也可能赔得很惨,但我相信胜算更高。总之,我们认定西北航空正在玩弄吓人的手法。”

“一旦谈判对手让步之后,一切都奇迹般地恢复正常。公司开始公布一些漂亮的数据,债券价格回升到平价,我们也赚进四、五倍的利润。后来,公司挂牌上市,经营绩效还是很理想。”

“整笔交易涉及许多基本分析。现代的基本分析需要进行动态研究,尤其是遇到这类的特殊情况。”

“欧洲迪斯尼是另一个非常类似的案例,当时,市场上有一种欧洲迪斯尼的可转换公司债流通;当它们遇到麻烦时,就如同西北航空一样,通过媒体制造各种杂音,渲染情况的恶劣程度。它们玩弄银行、股东与每个人。但没有触及债券,整个事件的发展也完全相同,包括我们的获利在内。”

“在欧洲迪斯尼的案例中,债券是可转换债券,属于衍生性交易工具。可能是这个缘故,让我们有机会掌握价格混乱的交易机会,因为许多衍生性产品交易员不熟悉根本证券,而根本证券的交易者又不熟悉衍生性工具。如果年同时了解这两方面,就能够取得优势。”

深入的策略性思考可以让你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并因此而获利。当然,情况未必始终如此。某个事件或许没有大家忽略的资讯或隐藏的议题。另外,辛勤工作不一定能够让你产生特殊的见解。特殊的见解需要通过经验的培育。经由媒体报导追踪公司的发展,这是累积经验的好方法。

* 了解所有的玩家,留意他们的言行。所谓玩家,是指具备不可忽略的影响力的人,包括团体在内,举例来说,工会就可能是重要的玩家。

* 了解他们为了本身的利益,应该说些什么话;或者,他们说的话可能带来什么利益。动机是什么?隐藏的议题又是什么?只要涉及利益关系,任何的谈话都不可轻信。

* 谁是最大的损失者?

* 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 对于每个利益集团,他们希望发生的最佳、次佳与第三种结果是什么?

* 每个利益集团操纵事件发展的着力点与影响力在哪里?

* 每个集团对于每个结果的反应将如何?如果某个人这么做,其他人的反应与后续的发展可能如何?

通过这种方式思考公司事件,这显然是一种技巧,需要时间来培养。可是,这也可以增添交易的趣味。最后,请记住,对于奥佩蒂特来说,价格受到公司事件的驱动,而公司事件又是由某些有权力的人塑造的。权力就代表影响力。因此,在整个价格变动的因果关系中,你首先应该考虑:“谁具有影响力?”务必记住,对于某家公司或特定情况,很多人都具有影响力。永远要保持开放的心胸与客观的立场。如同奥佩蒂特所描述的故事,市场往往是一场权力的游戏。西北航空的案例涉及许多人,包括银行在内。权力与影响力不断流动,这使得你在追踪公司事件的过程中更困难,也更有趣

动态分析

伯纳德·奥佩蒂特介绍了一种非常有趣的观念。“基本分析非常重要,但我所谓的‘动态分析’也是如此。你想知道某家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某个人究竟做什么,目的是什么,打算什么时候做,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任何事件背后都必定有一段故事,你必须了解这段故事。”

根据伯纳德·奥佩蒂特的看法,公司事件不可能在真空状态发展,必定有来龙去脉,务必了解整个因果关系与背景。

“就股票交易来说,我认为技术分析有99%是胡扯,这种说法或许不适用于外汇、大多数的商品、指数和利率。技术分析在后面这几个领域内相当重要,因为这几个市场并没有统一的正确做法,即使你的操作相当不理想,结果也可能胜过全然不理会。可是,我还是要强调一点,盘算背后的故事很重要——谁打算做什么。”主角或许不是银行、公司的供应商与股东,而是政府、供/需关系与生产者。

“条条大路通罗马,你也可以单独通过技术分析赚钱。虽然我个人不知道怎么做,但我相信可以办到这点。”

在西北航空的个案中,奥佩蒂特采用的就是动态分析。他希望知道其中的“故事”。动机何在?影响的着力点在哪里(换言之,谁是主角)?分析之所以属于动态,因为情况不属于静态。他所关心的不是去年的损益表和资产负债表。奥佩蒂特处理的是活生生而正在发展的对象,随时可能产生变化而对股价构成重大的影响。

可是,动态分析未必始终是最适用的分析工具。伯纳德·奥佩蒂特随着不同情况与交易类型而改变分析的方法。这点很重要,你必须了解自己交易的市场类型与时间架构。举例来说,在流动性高的市场中进行当日冲销的交易,技术分析显然较基本分析更恰当。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交易的基础是建立于某个国家未来几个月的经济展望,采用基本分析应该更适当。

“我从事许多不同型态的交易。举例来说,可转换的套利就是其中一种。这属于比较纯粹的衍生性交易,动机可能是买进隐含价格波动率而放空历史价格波动率。这类交易比较适合采用技术分析。对于风险套利来说,交易性质则截然不同。”

其他的人想些什么

在交易或其他竞争性的场合,你随时都必须了解情况为什么是目前的状态。价格为什么是这个水准?今天的成交量为什么偏低?为什么某家银行买进这家公司的股票?为什么那家银行卖出股票?为什么公司的总经理买进额外的股票?如果你不了解周围的情况,就不太可能知道局面的发展与其中的缘由。不论你认为明天的价格将变动或维持不变,如果不能掌握今天,就不可能了解明天。

“我经常提醒自己:‘我是否完全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我对于情况的掌握是否优于竞争对手?他为什么采取这个行动?如果我买进,他为什么卖出?他在想些什么?’如果我不知道竞争对手的思路,就觉得浑身不对劲。这属于反向思考。我绝对相信你应该与群众背道而驰。可是,如何衡量群众的共识,这确实有些困难。另一方面,群众的共识也可能是对的,以美国市场最近的多头行情来说,群众的共识确实没错。”

“我必须了解对手的想法,以及我与他的想法差异究竟在哪里。答案可能很简单。举例来说,他们考虑的对象可能不是隐含价格波动率。如果我认为自己是买进偏低的隐含价格波动率,但对手的想法不是如此,那我就知道对方的行为动机,如果我仍然相信自己的看法没错,那就够了。”

这类综合性的思考程序也是风险管理的适当工具。如此可以确保你没有疏忽任何的环节,完全知道自己为什么建立某个交易部位。因此,下单之前,你应该掌握这类的信息,清楚自己的预期是什么。一旦部位建立之后,才能够应对随后的发展,才能够断然采取行动。

采用瑞士方法对待未平仓部位:客观而中性

伯纳德·奥佩蒂特对待未平仓部位的方法,我称之为“瑞士方法”,因为他随时都清楚自己必须把情绪抛到一边,保持客观而中性的立场。

每位交易者都知道,一旦部位建立之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从这个时候开始,一切都是真正的现实,不再是荧幕上闪烁的数据或帐面上的数字。期待将影响预期,情绪将干扰理智,客观变为主观。

部位开仓之后,就会开始寻找平仓的机会,结果将是获利或损失。每种情况引发的情绪都不相同。举例来说,如果部位发生损失,许多交易者期待情况会突然好转,他们很恐惧,不愿意接受损失的可能性。你有责任辨识这类的情绪,然后断然割舍。你的决策必须建立在公司相关分析的客观推理之上。

面对未平仓部位,务必留意自己的反应。如果没有清晰的思路,可能会太早或太迟出场。处理未平仓部位的关键在于出场时机。当然,你有时候也会考虑加码,但最关心的问题通常还是出场。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保持开放的心态于客观的立场来对待未平仓部位。

“智性上的诚实是关键所在。在思考上,每天都必须重新开始。你必须忘记部位的损失和成本。每天都是崭新的一天。每天都是从头玩起。今天之前的盈亏都已经埋单了,你又回到起跑线。帐户中没有预期的获利和损失,每天早晨都是重新来过。”

“你必须对自己非常非常诚实。千万不可欺骗自己。不论仓位承担巨额的损失或累积重大的获利,你都必须诚实面对自己。欺骗自己也是人们在市场上发生亏损的主要理由。我很乐意看到情况正是如此,否则我们就很难稳定获利。”

如同伯纳德·奥佩蒂特强调的,当你尝试从客观的角度评估未平仓股票时,情绪总是会产生干扰。

“对于一位优秀的交易员,如何控制‘心’的能力,其重要性远超过如何运用‘脑’。情绪是最棘手的部分,即使一个部位可能让你一败涂地或赚进数百万,你都必须保持完全客观的立场。”

面对损失

面对帐面损失,交易员必定会承受重大的压力与恐惧。

“承受压力与恐惧,这是很重要的经验,如此可以避免重蹈覆撤。恐惧是一种情绪,经常干扰判断;同样的道理,陶醉的心情也会影响判断。你必须保持绝对中性的立场。”

所以,当你面临损失时,不要排斥恐惧的经验。可是,你必须善用这类的恐惧感,藉以防止未来的损失,千万不要因为恐惧既有的损失而越陷越深。当你查阅新价格的时候,不应该担心损失的程度,或期待情况可能好转。

“面对新的价格,你必须问自己一个问题,假设你还没有建立仓位,是否愿意在这个价格买进?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就应该卖出。你必须非常客观地看待未平仓部位,如果你还没有建立仓位,现在是否愿意建立仓位?持有未平仓部位的过程中,新的资讯可能影响相关的预期。可是,你必须诚实面对自己。这是心态的问题。当仓位发生损失而出现新的消息,千万不可以跟自己讨价还价,欺骗自己情况已经发生变化,价格可能上涨。总之,跟自己打交道务必诚实,这是关键所在。”

如何处理获利

如同期待的心理一样,还有另一种情绪障碍往往造成不能客观分析未平仓部位,交易员经常担心未实现的获利可能消失。

“‘迅速认赔而让获利部位继续发展’,这种说法虽然有点陈词滥调,但也是不变的真理。许多人都刚好背道而驰。大家都希望获利,内部的规定也经常鼓励这么做。很多人都把未实现的获利视为不存在。他们认为,获利了结才代表真正的获利,在此之前都是假的;认赔出场则相当于承认错误。”

同样地,交易员必须抛除这种“必须获利”的情结。反之,问题的症结在于:建立仓位的根据是否正确。为了保持客观的态度,伯纳德·奥佩蒂特的考虑重点在于仓位的相关预期。

“如果预期中的事件没有发生,我就出场。至于出场究竟是获利还是亏损,完全不重要。一旦发现自己判断的情节出现错误,立即出场。还有另一种类似而比较容易处理的情况,如果我预期发生的时期都已经发生,也应该获利了结。这两种情况都相对容易应付,但事态的发展介于两个极端之间,那就比较麻烦了。”

必须以客观的心态处理未平仓部位,这就是伯纳德·奥佩蒂特强调的重点。这意味着你必须专心留意某些症结而忽略另一些问题。你必须留意的重点是:

* 预期的情况是否已经发生?

* 面对目前的价格,你想买进还是放空?

* 建立仓位当初所预期的行情发展,目前的实现机率是否仍然相同?

你必须忽略:

* 仓位目前已经承担多少损失?

* 仓位目前已经累积多少获利?

* 建立仓位的成本。

* 期待行情可能朝有利的方向发展。

交易:艺术与科学

“我想科学训练是一项正数,虽然有时候也会造成妨碍,因为金融市场并不存在诸如物理与数学之类的真理。

可是,就思考的逻辑结构来说,科学训练还是有正面的助益。科学家必须诚实对待自己。这个领域内没于打混仗的余地。如果某个试验的结果不行,那就是不行,不能打马虎眼。事实就是事实,不能凭空捏造。”

可是,纵使尽量客观,但交易毕竟不是机械性的行为,其中存在相当大的技巧发挥空间。瑞士人擅长于制造漂亮的手表,不是吗?

“交易的艺术成分远远超过科学。当交易员拟定一项决策,他绝对不可能完全了解该项决策背后的每项立论根据。你必须日夜思考行情的可能发展与交易的对策,但到达某个节骨眼上,就必须扣动扳机。拟定交易决策之前,你可能考虑千百种细节,如果我提出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买进这个而卖出那个?’你恐怕没有办法说出个所以然来。当然,你可以提出一些理由,但绝对不是完整的答案。你的决策可能是来自于最近三天的综合思考,所以要花三天的时间才解释得清楚。许多因素都存在于潜意识的层面。你不确定哪项因素促使你扣动扳机。从这个角度来说,艺术的成分超过科学,因为你没有办法充分说明行为的动机。选择权交易涉及许多科学成分,必须同时具备科学的训练与艺术的修养。这也是为什么很难找到优秀的衍生性产品交易员的原因。”

顶尖交易员通常厌恶风险

受到媒体与一些丑闻的影响,一般大众认为交易员喜爱承担风险,乐于投机与赌博。可是本书采访的每一位交易员都不承认自己偏爱风险。

“我非常厌恶风险。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宁可赚取稳定的10,000美元,绝对不会考虑成功机率l0%的100,000美元报酬。就经济学的术语来说,我个人的效用函数明显向原点凹。”

所谓的交易风险,当然是指价格波动率而言。谈论价格波动率势必涉及机率的概念。根据某特定股票的历史价格波动率,我们可以估计该股票到达某目标价位的发生机率。因此,风险、价格波动率与机率局于不可分割的观念。优秀的交易员会等待胜算最高的机会——换言之,有利走势发生的机率最高而不利走势发生的机率最低。另外,不同于业余的交易者.优秀的专业交易员了解一点,风险与报酬之间并不必然维持正向的线性关系。某些情况下.你可以发现风险极低而报酬极高的交易机会。

“重点是你必须从理性的角度处理风险,而且还要一些想象力。优秀的交易员知道如何与何时承担风险,也清楚如何与何时避开风险。有些风险你必须承担,有些风险你不可以承担。关键在于如何区别这两者。你不需承担重大的风险,就足以赢取重大的获利。许多交易机会蕴含着可观的获利,但风险并不持别高。研究相关的市场行情与交易对象,或许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但实际投入的资金未必承担太大的风险。。

“有一个关于经济学家的故事。这位经济学家与朋友在纽约的街上走着,他的朋友看到人行道上有一张百元大钞,于是指着钞票说:‘教授,有一张百元大钞!’经济学教授冷漠地回答:‘不可能,如果真是百元大钞,早就被入拣走了。’可是,我认为有许多低风险的赚钱机会。”

分析风险与机率

对于一个部位,伯纳德·奥佩蒂特如何分析风险与机率呢? “虽然我知道部位发生特定的损失之后就会出场,但我还是认为投入的全部资金都完全承担风险。另外,我也会考虑部位某个获利百分率的发生机率,然后评估我所承担的对应风险。我会考虑可能结果的机率分析,例如:采取某项行动可能有50%的机率如何发展,或不采取行动可能有50%的机率如何发展,或50%的小赔对应50%的大赚。你必须了解最后结果的机率分配概况。”

分析一笔交易的可行性,伯纳德·奥佩蒂特把所有投入资金视为风险资本。他知道部位顶多只会发生特定程度的损失(例如:15%),即使最大的损失设定为15%.他还是认为整体投入资金都全部承担风险。然后,从这个角度评估各种可能结果的机率分配,分析对应的报酬潜能。惟有通过机率分配的架构,才能掌握报酬的概念。

举例来说,如果建立某个选择权部位,起始价值为10,000美元.风险资本就视为10,000美元。为了评估风险/报酬比率,伯纳德·奥佩蒂待分析部位最后结果的机率分配。如此可以了解相关风险提供的报酬潜能。(从数学角度来说,把发生机率视为权数而汇总各种可能结果,然后比较这个报酬期望值与风险。)

资金管理

风险分析与管理的工作,不仅仅局限在价格波动率与机率上还包括资金管理。

“你必须设定严谨的资金管理制度。绝对不允许自己越陷越深。你可以采用某种最大连续损失的规定,或设定某个风险值。你也可以采用某种操作法则,例如:‘损失不可超过某个限度’。你必须具备这类的心理规范,任何时候都不可以承担设定范围之外的风险。你必须确定自己不会被三震出局,这点很重要。情况很容易失控,必须有明确的规范。”

设计资金管理的制度,你可以考虑下面几点:

任何单笔交易中, 我能够承担的最大风险金额是多少?换言之,每笔交易最多能够承担多少损失?请注意,一系列的交易可能连续发生损失,为了保留交易实力,每笔交易我最多能够允许多少金额的损失?

一旦交易部位建立之后,我最多准备承担多大百分比的损失?某些人利用‘风险值’(value at risk)的观念拟定这项决策,这是根据所有末平仓部位可能结果的机率分配而计算的数值,代表部位承担的风险总金额。

分散的投资组合

分散投资是风险控制与资金管理的相关议题。

“一般而言,在特定的风险水准下,通过分散投资可以提高报酬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于特定的期望报酬率,如果不进行分散投资,你将承担较高的风险。如果比较l000个部位与10个部位,分散投资的效益就非常有限了。如果由1个部位分散为10个部位,效益非常明显.但由10个部位分散为100个部位,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额外效益。分散投资存在一个最佳的水准,超过这个水准之后将带来反效果。

伯纳槐·奥佩蒂持虽然相信分散投资的效益,但也不主张过度的分散。分散投资是提高风险/报酬比率的有效方法。可是,如果投资组合的部位太过于分散,你可能照顾不过来,反而提高损失的可能性。采取分散投资的策略,必须记住:

如果个别部位都承担相同的市场风险,就不能提供分散投资的效益。

个别部位的规模必须类似。如果九个部位的规模都是10美元,第十个部位的规模为10,000美元,这类的分散投资没有太大的意义。

个别部位的价格波动率应该类似。让我们考虑10,000美元的三个月期英镑存款期货契约与10,000美元的长期公债部位,两者显然不可相提并论。

顶尖交易员的特质

对于金融交易的热忱

关于顶尖交易员的特质,伯纳德·奥佩蒂特首先指出交易员需要对于金融市场充满热忱。

“首先,他必须对于相关市场充满兴趣,希望了解其中的一切。这是大多数交易员欠缺的特质。一般人认为金融市场非常枯燥无味。即使他们认为交易很刺激、很有趣,但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就厌烦了,因为交易涉及太多的研究与分析,需要耗费很多时间,你必须了解市场为什么出现这种行情,你必须判断谁买进而谁卖出,他们的动机何在。无时无刻追求这些问题的答案,必须具备非凡的耐心、精力与欲望。”
“最重要而最经常欠缺的特质是对于市场的热忱态度与执着精神。大多数的人都‘一心数用’,一方面从事交易,一方面想着其它的事,盘算如何花钱享乐。”

市场的热忱来自于交易的动机。奥佩蒂特接着讨论动机问题。

“你必须有学习的自然欲望,想要成功,希望赚钱。这方面的冲动必须来自于本身,而不是你的老板和客户。这种欲望与热忱必须原来就存在,不能强求,不能假装。”

奥佩蒂特认为,欠缺动机经常造成失败。不少顶尖的交易员都相信这套理论。

“在相当大的程度内,人们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希望失败。基于某种理由,他们希望惩罚自己。在潜意识里,很多人不希望获胜。我不认为他们自己知道这点。他们往往把失败归咎于运气不佳,但实际上是态度的问题,完全与运气无关。”

勇气

奥佩蒂特认为,勇气是顶尖交易员的第二项心理素质。

“必须有相当大的勇气才能够承认自己错误。必须有相当大的勇气才能够面对自己的损失,不会怨天尤人。必须有相当大的勇气才能自行承担错误的责任。”

面对损失,交易员经常不能坦然接受。他们不相信这一切是因为自己的错误,总是希望把责任归咎于老天爷或其他的人。在《雪山盟》一书中,海明威回忆他如何失手而没有打中猎物。他可以责怪向导惊动猎物,但他没有这么做。相反,他认为“如果你还有一点本事的话,任何差错都是你本身的问题。”顶尖的交易员一定对自己负责。另外,一位顶尖的交易员也有安然扮演少数分子的勇气。

“持有一种与大多数人不同的看法,这也需要勇气,可是,你的看法与群众不同,并不代表你一定能够赚钱。不过,如果你能够脱离群众而坚持自己的看法,这是很重要的特质。某些情况下,这代表胜负的关键,让你掌握绝佳的机会。最佳的交易机会必定无法获得普遍的认同。其他人可能认为你很愚蠢,但你必须对自己有信心,而且对自己说:‘这就是我想做的,我相信自己的看法。’当我达成一个非常难以让其他人认同的结论,完全违反传统的看法,这种过程代表非凡的历练。我知道自己的看法正确,断然根据这种看法建立部位,然后我成功了。这种历练可以让你相信自己,让自己知道你可以看到别人所不能看到的事物。”

许多交易者欠缺这方面的勇气。每当某些权威性的投资通讯提出不同的看法,他们的信心就开始动摇。看到报纸上的某篇报导,他们忽然抛弃先前的所有研究结论。哲学家威廉·詹姆斯的一段话或许可以鼓舞一些勇气。他在《实用主义》一书中写道:“当一套新理论出现的时候,最初被批评为荒谬,然后逐渐被接受,但仍然被视为明显而不重要的理论;最后,人们体会到它的重要性,连那些原来的反对者都宣称自己是这套理论的创始人。”

优秀交易员必须相信自己的能力。他们花费无数的时间发展交易系统,研究交易的对象,一旦建立部位之后,他们专注于自己建立部位的理由。如果他们听到谣言而提早结束部位,这相当于没有进行任何的研究或发展任何的系统。他们可以采用一套追随谣言的系统。

许多交易者在潜意识里就准备让媒体的评论来决定他们的部位,因为这可以把责任转嫁给别人。任何损失都是媒体的错,获利当然是归功于自己的交易技巧。把别人的主意摆在自己的看法之前,这往往也是为了逃避责任。这经常是因为自信不足,尤其是在连续损失之后。为了解决这方面的问题,首先必须让自己独立承担所有的盈亏责任。你必须发展一套自己有信心的系统。惟有经过测试,发现它确实有效,你才能对系统产生信心。如果系统的操纵绩效不理想,就应该设法改善或放弃。

接下来,伯纳德·奥佩蒂特又提出金融交易领域内所需要的另一种勇气,但运用的机会希望不要太多。

“必要的情况下,你需要有勇气投下庞大的赌注,因为这可能代表一种转折点,你知道这是一个不容错失的机会。总之,某种机会一旦出现,你必须投下庞大的赌注,这需要勇气。”

开放的心胸

奥佩蒂特认为:“开放的心胸代表一切。”这是交易成功的第三个关键特质。他举了一个例子。

“1987年大崩盘之后,我正在纽约从事选择权的交易。当时,我没打算建立单纯的方向性部位,而考虑履约价格之间的套利交易。举例来说,11月份与12月份到期的选择权价格几乎完全相同。套利交易的机会非常多,实在令人觉得意外。任何不忙着补缴保证金而还具有资金实力的人,几乎都完全专注于方向性部位,或针对价格波动率操纵。在这个案例中,我没有追随群众,这就是我所谓的开放心胸与中性立场。当然,前述的套利机会现在已经不容易发生了,因为电脑的运用太普遍。”

这属于套利的机会,因为不同履约价格选择权的价格相同,但根本资产不同,选择权价格最后必须拉开。

“研究金融市场的发展史或一般历史,可以培养开放的心胸。观察各种事物,某些事物之间变得比较不相关,另一些事物变得更相关。”

很少人会把历史研究列为交易成功的必要修养。可是,如果我们深入思考,还是能够体会其中的道理。奥佩蒂特举例说明许多顶尖交易员的不同操纵层次。市面上有一些历史相关书籍,另外,还有一些十九世纪的企业经济发展史,这些大学参考书或许能够引起你的兴趣,它们大多讨论目前重要产业的早期发展,例如化工产业。这些书中提供许多精彩的内容,说明某些产业、某些地区与某些国家何以兴盛与衰败的理由,解释变动的原因与变动的过程。

停损出场

如同交易新手一样,伯纳德·奥佩蒂特进行一些“如果……就……”的情节分析;换言之,如果某种情况发生,他怎么反应,如果另一种情况发生,又怎么反应。这类的计划涉及明智的停损。

“建立一笔交易之前,我会决定各种情况的反应对策。这往往涉及停损的设定,但我一律采用心理停损,绝对不会实际设定停损。我知道场内交易员最擅长的技巧就是触发客户的停损。我又时候也会设定目标价位,但不经常这么做。”

伯纳德·奥佩蒂特提到,场内交易员经常故意触发停损,赚取轻松的利润。每个人都知道交易大众可能在哪些价位设定停损——整数价位,例如10。假定某支股票的报价是11-13;换言之,买进价11卖出价格为13。这个报价代表造市者愿意在11买进,在13卖出;反之,一般交易大众愿意在11卖出,在13买进。这种情况下,一般交易大众很可能把停损卖单设定在10,造市者也很容易估计这类的停损价位。因此,造市者可以把价格压低到10-13,吃掉价位10的停损卖单,然后在13卖出。这也是为什么伯纳德·奥佩蒂特不愿意实际设定停损的理由。

“在某些市场中,设定停损是很好的习惯,尤其是流动性高的市场。当然,设定停损也可能因为行情反覆而受害。最重要的原则是‘不要欺骗自己’。保持开放的态度,随时可以改变主意,这方面的弹性很重要。不要让累积的获利或损失影响你的判断能力。另外,承认自己犯错的能力也很重要。停损很有用,可以迫使你产生自律精神。”

换言之,如果没有实际设定停损,你必须有足够的自律精神,在必要的情况下断然停损出场。你必须诚实面对自己,进行客观的分析,评估自己是否应该出场。

交易战术

* 追踪关键玩家的活动,掌握公司事件的内涵。

* 哪些人与哪些因子可能影响股票价格?如何影响?动机何在?

* 随着时间架构与根本证券的不同,你必须调整分析方法。

* 务必考虑其它市场参与者正在想些什么。

* 瑞士方法:不带情绪地对待交易对象——客观与中性。

* 损失:每天都是由零损失开始。

* 损失:诚实对待自己,否则就必须开支票给伯纳德·奥佩蒂特先生!

* 损失:你是否愿意在今天的价格建立部位。

* 损失:感受恐惧的压力,避免重蹈覆撤。

* 客观并不代表交易没有艺术的成分。

* 你不需要承担重大的风险,就足以赢取重大的获利。

* 风险与报酬的关系如何?

* 对于任何一笔交易,设定最大的损失金额。

* 分散投资,但分散的程度不可以超过自己的管理能力。

* 顶尖的交易员必定对自己负责。

* 顶尖的交易员有勇气认赔,承认自己错误。

* 具备远离群众的勇气,如果你的判断正确,可以提升自我信心。

* 采用心理的而不是实际的停损。

File not found.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资咨询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