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安全比投资机会更重要

不论是在成熟市场还是新兴市场,技术派大师乔尔•帝纳波利注定都是明星。12月20日下午,这位即将登上《红周刊》第四届国际投资大师讲坛的全球黄金率交易头号权威,与《红周刊》编辑、记者畅谈了3个小时后依然兴致盎然。A股流金淌银的记忆已逐步退却,从紧的货币政策的具体措施正一步步落实,美国次级债危机阴云仍笼罩全球……在市场反复的震荡中,拥有40年交易经验的帝纳波利能用神奇的黄金律为中国投资者点股成金吗?在周日即将召开的国际投资大师讲坛上,这位被编辑部同仁亲切地称为“老帝”的帅老头将给出详细的回答。而《红周刊》编辑部利用“天时、地利、人和”之便,提前“刺探军机”,届时参会的读者朋友可以在此基础上,在2007年12月23日召开的国际投资大师讲坛现场,与“老帝”做面对面更为深入的交流!

淡淡的百合花香一直在会场弥漫。当乔尔•帝纳波利走进座谈会会场时,全场热烈的掌声,是《红周刊》各位编辑、记者对这位有着40年丰富交易经验的国际投资大师所表达的由衷敬意。而帝纳波利则戏言这是因为中国文化有着“尊老”的良好传统。在《红周刊》主编郭贵龙简短的介绍后,众编辑、记者惟恐“浪费时间”,迫不及待地提出各种问题,而这位和蔼的大师见招拆招,从容作答。

中国市场是可以预测的

明君(《红周刊》副主编):目前际市场面临着很多不稳定因素,次级债、原油涨价、美元贬值等。您何看待明年的国际金融市场?

帝纳波利:也许你们并没有深刻地认识到美国目前所面临的危机有多么严重。一年半前,在美国房地产市场最高峰的时候,我卖掉了几处房产,其中有一处接手的买家根本没有资格获得贷款,但最后还是成交了。这虽然只是一个个案,但同样的事情正一波波扩散开来,影响范围越来越广。银行以前靠把这些不合规的贷款与一些资质良好的贷款打包出售,挣了不少钱。但这种做法就如同把阴沟的水掺进美味的中国汤里一样,如今你很难把它再还原成汤。

次级债是一个长期性的问题,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解决。美联储和各国的央行更倾向于让通货膨胀加剧一些,而不是勒紧现有的金融市场。所以,如果市场向上攀升,每攀升一下,都会遇到像我这样专业的投资交易人去打压、抛空,因为市场上升的风险太高了。增加通货膨胀率和货币供应量,对于真正实物的资产来说,美元会贬值很多。从股票市场来讲,我认为指数会在比较大的区间来回波动,而商品期货市场则会有比较强劲的增长。

现在美国市场的情景与1972年和1980年间的情形非常相似。那时道•琼斯指数震荡区间非常大,现在我预计美国市场今后一段时间内也将呈大箱体整理,道指可能会在14000点到10000点间震荡。

你们可以查一下1972~1980年间美国证券市场的情况,再看看商品期货市场对应的价格走势。那时,商品期货市场处于牛市。我从1967年开始全职投入交易,在1972~1975年的商品期货牛市中赚到了第一桶金。早在2002年,当时黄金的价格才200多美元,我已预见到今后几年它的价格会翻番,且会达到730美元,后来果然如此。我现在预测未来黄金价格会达到1026美元,而这可能仅仅只是开始。

明君:2008年中国的经济可能面临一些变化,最主要的就是中国政府计划实行从紧的货币政策,让市场非常担心。您如何看待明年的中国市场?

帝纳波利:相对于西方市场,中国股市更强劲,也许它不会受到那么大的影响。迄今为止中国股票市场的形态都非常完美。就交易来说,我们希望市场是能够预测的。到目前为止我仅仅是做了有限的研究,但发现中国的股市行为是可以比较准确地去预测的,而非没有规律。它有一些比较独特的、危险的地方,这一点我会在12月23日的演讲中提出来。

市场就像人一样,需要休息,如果不吃不喝不睡,时间长了就会发疯、发狂。当市场直上直落的时候是不可预测的。现在中国市场的盘整可能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从基本面来讲,中国市场还是非常强劲的。

我在1967年开始进行交易的时候只有600美元,通过交易在两年内,600美元变成了3万美元。尽管比较成功,但是从资金管理的角度来讲还是犯了很大错误。那时我很年轻,很冒进,根本没有考虑到风险,结果没过多久盈利就折损了一半。这时我意识到我的做法是错误的。于是我关闭了账户,离开了市场。我想如果当时继续留在场内,可能所有的钱都会输掉了。前段时间中国的市场情况就是越冒进越受到奖励。以我现在的年纪和经验,我要告诫大家不要太冒进,风险太大了。

1980年时美国的利率涨到20%,和我一起交易的6个好朋友里有4个人破产了,另外1人1年后也破产了,只有我赚钱了。因为我注意风险,并且对资金进行了管理。资金就像企业的员工一样,如果你让他们工作的时间太长,他受不了就会离开。

永远不要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

江涛(《红周刊》副主编):我们最近做了一个读者调查(参见上期“头条文章),发现我们的读者中有4年以上投资经验的股民约占60%以上。请问作为一名有40年经验的交易者,您对他们有何忠告?您认为在交易里面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帝纳波利:永远不要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我父亲也是一个交易者,他曾对我说:“永远记住,和你打交道的另外一个人总是比你聪明。”特别是当你赚了很多钱的时候,更要牢记这一点。在我的交易室里面,有一幅标语在墙上贴了20多年,上面写的是:耻辱和失败只有一步之遥。

中国市场和其他市场是不同的,它属于新兴市场,我更喜欢称它为不成熟的市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它的行为模式和世界其他市场的行为模式有不同的地方。在不成熟的市场中交易,交易者会养成一些不好的习惯。因为即使犯了错误,但照样可以挣钱。哪怕你是借钱来投资,不管要付多少利息,反正市场都会还给你,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因为一夜之间损失一半的可能还是会发生在你的身上。

我敢说,尽管中国的市场非常强劲,但还是有人会输得很惨。1986年我在一次讲座中,用帝纳波利点位法对道•琼斯指数进行了预测,认为它可能将发生在一天内下挫500点的事儿,很多听众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但7个月后确实发生了。市场有其自身的结构和规律,如果某些事件触发的话,它会形成连锁效应。如果不注意风险控制的话,就有可能受到伤害。

交易者必须有扣动扳机的能力

张越(《红周刊》主笔):我知道您和戴若•顾比(《红周刊》第二届国际投资大师讲坛坛主)是好朋友。顾比是确认型的交易方法,而您是预测型的交易方法。确认型交易方法的收益率会低于预测型,但它的风险会小于预测型,不知道您是不是也这样理解?

帝纳波利:是的,我和顾比是非常好的朋友。实际上,帝纳波利点位法是我所知道的风险最低的一种方法。用这种方法,你也可以做非常激进的交易,但总的来说这种方法的风险是比较低的。我的方法是预测型的,在市场行为之前就给出了具体的点位。但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真正掌握这种方法。

张越:我学习技术分析用了12年的时间,把青春都献给了技术分析。刚开始进入市场的时候觉得明白了很多道理,但后来才发现自己知道的其实有限。

帝纳波利:我也是如此。也许你会和我有相同的发现,学习的东西中有90%是毫无用处的。最主要的是,你得知道如何甄别哪些是有用的。事实上,我创建的领先指标不是帝纳波利点位,而是1981年研究出来的随机摆动预测指标。当时这种发现是非常神奇的,可以在市场还没有发生以前,就可以知道市场的阻力支撑在什么地方,可以告诉交易者在什么时候离场。

张越:传统技术分析方法如波浪理论和江恩理论等在使用时,都会有不精确的时候,那时一个错误也许就会致命。您的理论与这些经典理论的区别在哪儿?

帝纳波利:我的方法和它们之间没有关系。你们现在都很年轻,对于怎么样交易,也许会有很多错误的观念。就像谈恋爱一样,在书本上读到的爱与被爱,和真正的恋爱其实是两回事。我多次强调“少就是多”,作为交易者必须有扣动扳机的能力,如果你同时观察太多的指标,就没有办法扣动扳机进行交易了。

张越:问一个尖锐的问题。我身边有很多很优秀的技术分析者,他们都实现过把600元变成3万元,但我们从来没遇到过一个技术分析者可以把6亿元变成600亿元。为什么《福布斯》富豪榜上从来没出现过技术交易大师的名字?

帝纳波利:人生的意义不是为了赚最多的钱,而是对自己有意义(老帝思考许久,耸耸肩,双手一摊回答说)。我还是试图回答你的问题。实际上,这就像是一大群蚂蚁,一头大象走过来了,这时如果有哪只蚂蚁跑掉了,没有被踩死,这纯粹是它有好的运气,而不是它有多聪明。赚很多钱的人有时候也纯粹是机遇和运气,我没有办法教你和运气有关的事情。

这里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就是我们大家都有心理上的这种障碍就像玻璃天花板一然你看不见,但是它确实就在让你很难突破。从交易者的角讲,心理上的障碍妨碍他们赚的钱,而不是交易方法和手段碍。生活的奥秘是快乐、幸福我的目标纯粹是赚钱的话,我灵会受到损害。

张越:您选择把自己这么优秀的交易方法公开,与您的信仰和价值取向有关。但中国有一句老话,“人多的地方没有风景”。当大家都集中去看一个指标和方法的时候,那么这个方法就会失效。您如何避免这一点?

帝纳波利:你这种想法是对的,特别是对于那种非判断性的方法,比如机械交易系统,这种影响更大。

每个交易者的情况都不相同,对于风险的承受能力也是不一样的。每个人会根据自己的方式来应用我的方法,不同的交易者也在不同周期进行交易。每个人对交易方法的掌握和理解是不一样的。在交易的时候,进场点、离场点可能都有所不同。在我的书里以不同性格的人物来解释这种交易方法。即使三种性格的人用同样的方法,实际上他们交易的处理方式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这些方法被所有人知道的话,可能会受到影响,但这种影响是有限的。

林鹰(《红周刊》编辑部主任):在表达对您的欢迎之前,可能先要责备一下您在过去一年的忙碌。如果您早一点来到中国的话,也许我们的读者会避免很多损失。如您所说,中国是一个不成熟的市场,也许和人生一样,它会成熟得太晚却老得太快。您的方法过去成功地运用于成熟市场,现在您将面临一个不成熟市场,您会根据不同的市场来修正您的方法吗?

帝纳波利: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如果我来市场进行交易的话,可能需要做某些调整。但除非你已经非常透彻地掌握了我的这种方法,否则我不建议做任何调整。大家面对的最大问题都是怎么样意识到风险和管理风险。我的方法会教你在什么地方获利了结,这是非常重要的。在成熟的市场里更需要这样做,因为成熟市场经常是波动的。在过去的6个月里,美国市场波动也很厉害,但我的方法的准确性难以置信地高。

从我的观点来讲,交易就像生活一样,不可避免会经历磨难和痛苦。如果我早一点来中国的话,惟一的优点就是,现在中国的交易者会意识到当时我的说法是对的,但那又怎样呢?他们还会经历痛苦,不一定可以避免。实际上大多数人都需要经历这种磨难,才能真正学到东西。

马曼然(《红周刊》记者):我是您的“粉丝”,请问帝纳波利点位交易法与传统的斐波纳契分析法有何区别?

帝纳波利:第一是精确性。帝纳波利点位交易法比传统的斐波纳契分析精确很多。帝纳波利点位删除了很多斐波纳契分析里面不重要的点位,只留下最重要的;第二是清晰性。你可以非常精确地看到应该在什么地方进场,什么地方离场。清晰性使你具备反击的能力,对于很多交易来说,扣动扳机,真正决定进场做交易是很困难的。

如果你真正掌握了这种方法,你就会对它有很强的信心。期货交易大都是短线的,我会随时关注这些短线交易,但是它和长线的股票投资不同,长线股票交易多采用用月线图或者周线图。我进行分析后只需下单,剩下的就不用管了。因为这种方法的清晰性和准确性,使我可以能够这样做。如果只是用传统的斐波纳契分析方法,我不可能这样做。我还想告诉中国投资者,不要着急一下子赚几千万元,要慢慢来。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资咨询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