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经验谈:比尔·利普舒茨

与股票、期货市场相比,外汇市场历史尚短,但近年来也涌现出一批交易高手。从投资理论和经验方面讲,他们或许比股市老手略逊一筹,但在赢利方面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的年收益都是以亿计算。本篇介绍的几位外汇高手有大公司外汇部主管,有大基金老板,还有单干户。他们在中国自然是鲜为人知,在美国的金融界以外,也不是享有盛名。但是在外汇和期货行业,只要一提到这些人,人们便立刻肃然起敬。这倒并不是这些人长相出众,而是他们靠天才与勤奋,从市场赚了许多财富,而这些财富又是许多投资者都想赚并且似乎都可以赚的。

比尔·利普舒茨今年刚刚36岁,主持索罗门兄弟公司外汇部已近10年,为该公司赚取了五六亿美元的巨额利润。这位三十出头的年轻人被华尔街称为"外汇苏丹王"。他进单的规模之大令人咋舌,一次进几亿美元,甚至几十亿美元是家常便饭。由于他的出色成就,辅之以索罗门公司的财力,他主持的外汇部在全世界上百家银行共有800亿美元的信用额度,每年从外汇市场赚取的利润数以亿计。

有趣的是,利普舒茨刚开始做外汇时对外汇市场的了解几乎等于零。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他借助本公司在华尔街的声誉和实力,几年之内闯出一片新天地。利普舒茨原本是学建筑的,但读研究生时对股票期权产生了兴趣,干脆同时选修了工商管理硕士的学位,毕业后被索罗门公司录用。该公司管理得法,任人唯贤,经常破格选拔人才。1982年费城交易所新开外汇期权交易,当时外汇部只有利普舒茨做过期权,所以他被委任负责这一业务。利普舒茨在同事的协助下建立了一个关系网。他认为做外汇主要靠消息灵通,赚大钱的都是被银行同业所接受的人。大户的动向影响市场,一些重大消息得到得早也能赚钱。当然大部分消息是公开的,关键是看如何分析。信息的运用要灵活,要看市场的反应。利普舒茨认为德国统一对外汇市场的影响最能说明问题。当柏林墙倒下时,市场的情绪是,这下子大家都要把钱投到东德去,所以马克要大涨。过了一阵子市场意识到,德国统一后要吸收东德尚需时日,所以把钱投进去不明智。市场是如何改变看法的呢?无非是德国总理科尔的一次讲话,美国国务卿贝克的一句评论,东德的高失业率,以及东德人对西德的过高期望,等等。投资界开始意识到重建东欧谈何容易。等这种想法占了上风后,马克便开始大跌。实际上很早就有人持这种观点,但市场走向往往取决于某一个时刻市场的焦点。这就需要同市场的参与者通气,并非每个人都往一处想,但大家的注意力是可以觉察得到的。比如某一天市场关注利率差,第二天又强调经济增长。

有一个具体例子可以看出利普舒茨处理人际关系的功夫。他做期权遇到对手因疏漏来求情时从不心慈手软,一定要对方执行合约。但有一次例外。那天他发现费城交易所一位外汇交易专员报价比市价明显低100点。他去询价,对方报价照旧,他立即买进50张合约。接着他又要求对方再报价,结果还是一样。他客气地要对方再核实,答复是照旧,他连续又吃进250张。另一家大公司发现这一错误后也吃进了好几百张。过了一会儿利普舒茨再去问价,那位粗心的专员依旧没有察觉。利普舒茨便问他1000张单卖不卖。这下子对方吓坏了,一查才发现自己完蛋了。这时候利普舒茨手下留情,告诉他除了头50张单外,其他一笔勾销,对方感激不尽。利普舒茨事后解释,他完全是出于长远利益考虑。当时费城交易所刚开展外汇期权交易不久,若把专员杀垮,这一新市场可能也会夭折,当时索罗门公司也没什么好处。多年后那人成了一家大户的首席现场交易员,给索罗门公司提供了很多便利。而当时趁火打劫的另一家公司事后坚持要对方兑现,多年后在费城交易所时常遇到麻烦。在现货市场也经常有报错价的,按常规只要你让对方核实对方仍报错,那就不能悔改了。

利普舒茨印象最深的一次交易是1985年9月。7个发达国家举行首脑会议,确定了让美元走弱的政策。当时他正在意大利撒丁岛度假,对7国高峰会议的消息一无所知。

以前美元一路走强时各国中央银行曾多次干预,但却徒劳无益。因而这次一开始也没引起多大反响。利普舒茨打电话给公司,得知了这一消息,当时他的助手安迪生病在家。他赶紧给安迪打电话。等新西兰市场(每天最早开盘)一开盘,安迪便进场抛了6,000万美元。当时对于新西兰盘来说这不是个小数目。许多银行对高峰会议的影响没有把握,市场几乎没有交易量,买卖差价达200点(正常情况下为10点左右),安迪照进不误,6,000万美元抛出后市价已经到600点开外了。利普舒茨干脆接通一根24小时电话线,与安迪以及交易所直线联系,又做了大量外汇期权。那一天索罗门公司外汇部是大丰收,净赚500万美元,相当于外汇部全年收益的25%。

利普舒茨有一次差点翻船。1988年秋,外汇市场本来风平浪静,突然有一天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到联大大谈裁军问题,市场理解为美国也可随之裁减军备,削减赤字这对美元有利。美元在纽约盘开始上升,很快就涨了1%。索罗门公司这时有30亿美元的卖单在手,情况危急。1%涨幅等于3,000万美元亏损。那天正好是星期五,市场交易量不大,他想砍单出场很困难。他决定再抛3亿美元,试图压住美元的涨势,等拖到周一日本盘开市后再平单出场。谁知外汇仍然猛涨,很快索罗门公司的损失就达到9,000万美元。利普舒茨赶紧向总裁汇报。总裁在问明情况后鼓励他沉着冷静,按计划去做。周一日本盘开市,美元果然开始下跌,他耐心等到欧洲盘平单出场,最后死里逃生,只损失1,800万美元。事后,利普舒茨深刻反省,认为自己错误地估计了纽约市场的流动性,使局势失控。幸好后来处理得当,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利普舒茨自己还有过一个私人帐户,是他祖母留下的一笔遗产,共12,000美元。他做期权4年内赚到25万,但一次不小心全部赔光。那是1982年9月,他利用股市下跌倒垒金字塔本来赚了很多,但赶上9月23日股市见底,接着便大幅反弹。由于进单量过大,3天之内他便全军覆没。那次教训第一使他认识到风险控制的重要性,第二使他分清公私,集中精力为公司赚钱,因而有了后来的成就。

关于银行同业市场(外汇现货),利普舒茨有独特的见解。

他认为银行主要靠吃买卖差价赚钱。美国花旗银行做外汇最成功,每年大约赢利3、4亿美元。如果只吃差价,自己不进单,那么可以赚6亿美元。花旗银行自己不承认这一估计。银行还有一个赚钱的途径:每次有大客户进单,它跟在后面尾随,立刻就能赢利。这在期货业是违法的,但在现货市场却是允许的。

利普舒茨认为,交易高手既要聪明,又要勤奋。干别的行当,聪明人或许可以投机取巧,笨人可以以勤藏拙,但做外汇既要有天赋,又要加倍努力,有人到公司常问他应该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下班?利普舒茨家里连床头都安有电视显示器,以便随时观测价位,了解行情,另外直觉也非常重要,利普舒茨梦中都不忘外汇市场。有一次他梦见第二天公布的贸易赤字数字对美元有利,美元大幅上涨。他先梦见新的外贸数字,又梦见上月的修订数,接着又梦见自己进场买美元,价格连续上涨,上了一个台阶后他又买一批,再上一个台阶他又买了一批,破了第三道关后他本来要出场,结果决定又买了一批。第二天外贸数字出来与他梦中的数字一模一样,后来汇市的走势也跟他梦见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一张单都没进。事后他解释,真正的感觉是要以市场分析为依据,凭梦做单是靠不住的。

华股财经分享投资理财技巧,传播股票知识,提供投资咨询服务。浏览更多信息,请点击 [栏目导航]。